乐迷社区
乐迷社区 群组 生活 乐迷杂谈 金胜镇雷富明他把面颊侧贴在枪锋上,声音仿佛低沉的音乐 ...

金胜镇雷富明他把面颊侧贴在枪锋上,声音仿佛低沉的音乐

[复制链接]
阅读: 1392|评论: 0
0乐迷已签到
签到
发表于 2013-6-26 22:54:26
, D; g* h5 }! w

, `( p0 N1 X/ v   金胜镇雷富明他把面颊侧贴在枪锋上,声音仿佛低沉的音乐:“我们都没有死!”
) K0 L5 C9 |5 I$ }/ u  “谢谢。”他把枪递还给姬野。
$ W( {2 S% e( r# ]. h  老人的身后有一只长形的包袱,用雪白的绫子包裹着,八尺多的长度,超过了老人本已经惊人的七尺身高。姬野的眼睛盯在了老人的包裹上。  
  A6 |. c3 ]# B, n- P4 E  “也是枪么?”姬野指着老人背后的包袱。  0 h0 K/ @7 V& [  C- G! t
  老人有些惊奇:“你怎么会知道?”  4 _* r+ _) {" d! q3 @
  “如果我有你那么高,那个长度是最适合的枪长。而且我觉得你说的使枪方法很有道理,那你一定是一个用枪的武士,怎么会不带枪呢?”  0 S, z7 z6 B" j4 Q
  “看。”老人拉了拉身边的小女孩,“下唐也有这样聪明的小武士。”  
2 {/ a: g8 |/ A7 |7 r  被称作武士让姬野很惊奇,小女孩的笑容让姬野更惊奇,她笑的时候,那对宝石般的眼睛璀璨生辉,竟是深邃的玫瑰红色,是姬野从没有见过的。  
6 G. @8 z6 a# o" ]  “孩子,我要见你的父亲。”金胜镇雷富明老人褪下了右手的一枚铁指套,“给他看这个。”  : Y! v1 `% e% t8 g
  那是姬野第一次看见这个指套,那时候他不知所措地捏在掌心,觉得它冷得像冰,却没有想过有一天它会燃烧。     " @5 x1 M' h+ [
江南:雏 虎(5)     4 _9 g1 a" \6 z
  指套在姬谦正的掌心里沁出微青的铁光,只是一个很朴实的指套,却像是块火炭一样烫着他的手。环的大小刚好可以把拇指套进去,还有些空隙,指肚的一面磨得如镜,背面则是一个叼着星辰的鹰头。姬谦正的手指触摸到了指套内侧细微的铭文。  
, d1 S0 c- Q6 d3 {! j8 b( r  “北辰之神,浩瀚之主,泛乎苍溟,以极其游。”
& y. j1 @2 R- E  a+ q; @  不意自己此生还能见到这枚指环,相隔近百年之后,苍溟之鹰的指套竟然找上了姬氏的家门。不祥的儿子,带来了不祥的客人,姬谦正却无力去愤怒,彻骨的寒意笼罩了他。 4 w3 J; |/ F( k% U+ K) S0 Z8 O
  终于还是逃不过这一日。 8 ]4 }, d, l- n' N2 d( M
  “你出去。”姬谦正努力地定了定神,对姬野道,“金胜镇雷富明请客人在前厅中等候。”  
: u- C( J+ Q, U# W( \/ R3 `/ h  姬野离去,姬谦正呆坐了许久,转进了后房。家传的铁匣依旧密封在墙壁中,满是灰尘。打开来,一枚几乎完全相同的铁指套静静地躺在其中。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畏惧着这枚指套,他觉得它是活的,有生命,会思考。指套只是在沉睡,而且一定会苏醒。
9 D9 q% J& l6 g/ e% p% J  他轻轻的抚摩着内侧的铭文:
9 N  @( f4 v5 g8 B  “北辰之神,苍青之君,广兮长空,以翱以翔。”
$ V$ ?- u. u$ D+ N9 H" a1 q% e  不知道多少年这两枚指套不曾被摆在一处,青君之鹰和苍溟之鹰的相逢,金胜镇雷富明到底是什么不祥的预兆呢? / [  V# {# g5 z4 y- e( N
  “铁甲依然在!”姬谦正一步踏进前厅,略微颤抖着念出了这句话。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念这句话,那声音似乎不是属于自己的。  
6 A% K# H/ i' ?6 j# l6 Z) t  “依然在!”老人静静地看着他,低声道。 & l: d3 Q) x/ _4 k3 ^
  “野儿,你出去吧。”  
  y) x+ j) B9 ^: r8 g* |* h' Y5 A9 L* T  老人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羽然,你也出去玩一会。”  1 h) O- H, b- M0 x  k% B5 c
  姬野惊讶地看着父亲手指间同样闪烁着一枚铁指套,金胜镇雷富明而他方才交给父亲的一枚被放置在父亲手中的托盘上。老人一双眼睛如鹰一样盯着父亲拇指上的指套,如此的执着不舍。  
% n2 Y7 a4 b" O/ P1 Q; k  “我们出去玩吧。”一个清丽如莺啭的声音。 % `) r7 S3 x. v" K
  他回过头,对上那双瑰丽深红的眼睛。羽然伸出手来拉他,姬野却忽然闪了一下。羽然愣了一下,看着对面那个黑眼睛的孩子,像只不安的小野兽一般转着眼睛。
6 F' n  K, s( A' ^  许久,姬野把手心在自己的胸口上擦了一下,伸出去,羽然握住了。
( ]2 |! _0 b0 \. }  他们握了手,于是第一个人和第二个人就此相逢。霸业或者宿命,都由此开始。很多年以后羽然说起他们初次相逢时候姬野的窘迫,总是当作一个笑话来说。 / Q1 e* ]6 B6 U3 \! G* y' r  H# m
  但是姬野并不笑,姬野说:“小时候,我以为我的手比别人的脏。” 9 H2 X' Y$ P0 ?. I# u# B( X
  “为什么呢?”  
# \8 q) b$ v* f  “因为很少有人愿意拉我的手,除了你。”  & \, l' w3 p2 C4 [2 `! ?2 A
  前厅的门紧紧锁了起来,孩子们不安却又无所事事地候在外面。
4 x9 i" A0 p( b7 n6 Z* f  “从宁州来?”姬野破天荒地坐在院子里的假山上和羽然说话,他很少会主动和别人说话。可是宁州太神秘了,令他很是向往。那里是片苍青色的古老森林,在密林的深处有羽族古老的神殿,朝阳下的少女振动背上的羽翼,如一片羽毛那样腾入云空。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金胜镇雷富明宁州远得好像人一生一世翻山越岭都无法到达那样。 . e0 q! X0 y( v* _
  “是啊。”羽然点了点头。 2 @8 M: [, w& o& m; w
  “那里的人真的会飞么?” 3 R# ^4 k0 z4 o7 r
  “会啊,可惜每年只有一度,可以无所顾忌地飞啊飞,若是逢到雨日,飞起来真是被淋成落汤鸡了。”羽然有点得意,落汤鸡这个词是她经过东陆才学到的。 # ]0 H) |% L6 x! U' N
  “人那么重,飞起来……很累吧?” 8 ?+ e5 x2 Y0 L# q1 o3 O- H

0 q- }/ c& d2 q: U( i
快速回复回复请遵守乐迷规范
乐迷杂谈

成员:38861

话题:44949

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