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迷社区
乐迷社区 群组 生活 乐迷杂谈 金胜镇雷富明甚至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冲动。或许是想.. ...

金胜镇雷富明甚至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冲动。或许是想...

[复制链接]
阅读: 1334|评论: 0
0乐迷已签到
签到
发表于 2013-6-27 12:43:45
金胜镇雷富明甚至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冲动。或许是想向她道歉; g5 p9 [" D' W  f: U1 {

0 B9 F, L3 H. i. U7 I5 [ “她?”小美人鱼眨着眼睛,“金胜镇雷富明她上个月出发去你们的首都,作为和平使者觐见你们的国王,已经在陆地上了,你还不知道?是啊,你每天都在这里。”她说完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扑通一下跳进海里游走了。 9 y; D; C4 z6 |, J1 `
  那天夜里,我辗转难眠。临近天明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死去的队长。他现在是个天使,他对我说:“布斯,上天堂的路有很多条,但是你的路你要自己找,因为天堂不一定就在你的头顶。” # r( C* y  r, o) O. w& z. l
  我醒来后疯了一样准备了一匹快马,将一封信封到玻璃瓶子里,丢进海里留给摩美坦,然后就向着王都以诺跑去。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甚至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冲动。或许是想向她道歉?或许希望死在她的手里?天晓得,我只知道,我很想见到她。 4 R" D8 @" A* i+ E* F
  一个月后,我在王都以诺下雪的时候见到了艾美斯。她穿着貂皮大衣,两条腿长长地站在地上,笑吟吟地瞥了我一眼,走进了行馆里。经历了漫长的旅途煎熬,我当时以为自己眼花,后来我才知道人鱼懂得一种人化之法,可以长时间变成人形,甚至永远。
, J4 Q( [. q) ]6 p0 X5 r3 A! w  我带着一种极度烦躁不安的心情在使馆外面徘徊,金胜镇雷富明站了一夜,直到行馆的士兵动手赶人。幸运的是,得知我的到来,国王陛下第二天同时召见了我们,向艾美斯为我做了简单的引见。     
: D4 G, E( T' v9 r  P; m文舟 :重 生(9)     % F+ R6 |# ?  t5 B" \) M
  我非常不安,不知道如何开口,脸憋得通红。没想到艾美斯非常惊讶地说:“兴建中的海牙城堡提督布斯阁下?久闻您的大名,您是第一个肯和我们开展贸易的陆地人,我和那些治愈了枪伤的伤员都非常感激您。”
% D5 U4 s$ H5 j. C6 ^  我顿时如释重负,国王陛下并不详知我和她之间的秘密,而艾美斯本人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1 g9 D# H/ U9 t+ m, f  “哦,布斯。”国王陛下高兴地说,“原来你已经开始和他们贸易了?金胜镇雷富明真是找对人了。那些送给我的大珍珠是这么来的?” 3 A# L& a! W- _& ^' r1 X. w9 ?
  我那时才知道摩美坦现在是沃特的另一个传奇,从穷人的女儿一举变成最著名的陆上商品交易商,整个家族都从此闪闪发光。至于他们这么快就可以忘记死伤的悲痛,我猜是和鱼类的产卵数量有关。大多数的鱼一产卵就是几百万,他们不在乎死了多少人。 ( |' r" M" j/ D1 ?! f
  我和艾美斯找到机会畅快地私下交谈了好一阵,金胜镇雷富明此后便天天去行馆缠着艾美斯,她也没法子拒绝我。。
$ x/ v# I+ e+ B. {+ b  她对我有好感,我看得出来,那眼神应该没有什么仇恨藏在里面。当我断定她临死的时候没有看清我的脸,一个念头便在脑子里飞快地形成了。
3 n2 y9 y6 h0 d* P3 n- E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我要娶她!一定要!她便是我生命里的那个女子,一开始就已经是,赎罪也好,钟情也罢,没有她我便是一个死人。
% i  K! A/ m8 r( T: ~7 }  谈判成功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开始通商,交换特产品,而主要的交易场所就定在我的海牙城堡。。
4 |7 Z+ G2 A2 k, A  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这边,我知道一切都要赶在她回到大海之前,于是费尽心机将她骗回了我的城堡。一路上,我每天一朵玫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还学会了唱歌。一个多月的旅途结束,她和我已经非常要好。
3 s. K2 c$ Z- x* Z  说起来都要感激海里没有玫瑰花,所以骗人鱼小姑娘特别好用,早在和摩美坦打交道时我就有了些经验。。 % O& ]8 b2 h# _4 z) z- K2 A
  回到城堡那天,也不知道是满屋的玫瑰花的香气熏晕了她,还是后来的葡萄酒灌醉了她,以后的事情……
1 n3 N9 ?$ P" [* O4 @  “你是个好人,虽然很卑鄙。”新婚之夜她这样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的气味很亲切,就好像认识似的,你抱我的感觉我觉得特别熟悉。”
  Y, W# G3 C- M  C" {  “怎么可能!”我慌忙敷衍道,金胜镇雷富明“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5 X7 j8 T5 x2 A9 f3 O: V, R& g  “布斯。”她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看得我心慌,她问,“你做提督之前是干什么的?”   S9 l- Y) t. _
  “打鱼的!”我毫不犹豫地对天发誓,得知我家乡的渔村被海水淹没,她便心软了,不再问下去。艾美斯的腿特别长,特别有弹性,我猜是鱼尾变化的缘故。我一直偷偷害怕她在新婚之夜把我掐死报仇,但是她没有,而且她也从来没有让我见到什么可怖的一面。
9 ^# k3 _" M' g# D& F# y  她睡熟的时候,我趁着月黑风高的夜里找到藏在箱底的普立兹长筒卡宾枪,将它深深地埋在花园里,又在上面种了小树。 " O+ @3 a4 Y6 @
  “再见了,卡宾枪。”
7 e0 J8 {5 D9 \* {+ t  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被她发现,金胜镇雷富明反正我们彼此相爱甚深,我仅有往来的朋友们也一直严守着秘密。。
: d0 q5 x) Y2 r% r9 |9 Q% u5 `  唯一不幸的是,结婚后艾美斯的性情大变,一改之前的温柔善良,不许我喝酒,不许我每天去见摩美坦,每晚压榨我到筋疲力尽,贸易极为偏向沃特人,而且稍不如意就扬言去跳海…… 5 ]/ Y& y8 }  R$ x- j
  在她真的跳海回娘家那天,我好好醉了一番。那天晚上当天使的队长又来看我,我醉醺醺地对他说:“你不用说了,我找到了,我现在就在天堂里!”     
3 L9 X4 _2 L+ j6 {4 o
+ T9 Q7 \* h/ K8 i; N! c
快速回复回复请遵守乐迷规范
乐迷杂谈

成员:38869

话题:44949

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