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1-2 09:05:24 | 查看: 875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港乐的八十年代为什么造就了那么多巨星呢?因为那会儿的香港音乐产业手里握着三件宝贝:翻唱、造星和顾黄。
(左起:陈百强、王杰、梅艳芳、张国荣)
“多经典的歌后,一刹那已走”,梅艳芳逝世十周年之际,重温陈奕迅这首《夕阳无限后》,愕然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梅艳芳逝世的十年间,香港流行乐坛发生了太多变化,陈奕迅已经是毋庸置疑的新歌神,容祖儿的地位始终无人能撼,Twins因“艳照门”一蹶不振,梅姑的得意门生何韵诗跟着黄耀明前后脚出柜。唯一没有变的是,香港乐坛每况愈下的趋势。黄耀明力捧的新人卢凯彤干脆连粤语歌都不唱了,主攻内地和台湾市场。
也难怪到今天,每每谈到“港乐”,大家总是感慨“今不如昔”,然后纷纷表示怀念那个一去不复返的“八十年代”,一个巨星层出不穷的港乐黄金时代。许冠杰、徐小凤、谭咏麟、梅艳芳、张国荣、叶倩文、陈慧娴、Beyond、达明一派,等等等等。港乐历史上所有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名字,几乎都跟那个时代息息相关。而梅姑在1989年演唱的一曲《夕阳之歌》现在听来就像是时代挽歌——九十年代的“四大天王”固然嚣张,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那么,港乐的八十年代为什么造就了那么多巨星呢?因为那会儿的香港音乐产业手里握着三件宝贝:翻唱、造星和顾黄。
翻唱
多年前我当记者的时候,适逢“八十年代”怀旧概念大热,采访香港音乐人都会问到相关话题。我问一位音乐人,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怀念八十年代,他说他并不觉得八十年代有多好,因为那会儿的金曲大都是翻唱的。
这倒是实话。如果是许冠杰在七十年代中后期拉开了香港流行音乐产业发展的序幕,那么在整个八十年代,翻唱歌曲成为推动港乐产业发展的最大动力。八十年代流传至今的热门金曲,如《千千阙歌》(陈慧娴)、《风继续吹》(张国荣)、《情已逝》(张学友)、《祝福》(叶倩文)等。最夸张的一次,1985年TVB十大劲歌金曲,十首歌里八首是翻唱。1989年,一曲两翻的《千千阙歌》和《夕阳之歌》更上演了一出闹剧。
“翻唱”之所以在那个年代的香港市场里大行其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原创跟不上产业发展的步伐。像谭咏麟和梅艳芳这个级别的歌手,一年要出两到三张专辑,要想满足产业快速生产的需要,翻唱无疑是一大捷径。陈淑芬接受采访时曾说,八十年代翻唱多的原因是,相对原创,翻唱的信价比要高很多,尤其对于一些新成立的资金有限的唱片公司来说,听好了买过来翻唱,能省不少钱。
梅艳芳的唱片里,《赤色梅艳芳》、《坏女孩》、《似火探戈》、《梦里共醉》都是以翻唱为主。
“翻唱”对于港乐来说不啻为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翻唱”满足了产业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也阻碍了本土音乐的发展。不过,在八十年代那个音乐产业发展的上升期,负面效应倒不是太明显,毕竟若不是因为翻唱带来了产业的极大繁荣,唱片公司后来也不会给本地原创音乐人、原创乐队机会,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伦永亮、Beyond和达明一派什么的了。
造星
不只是歌曲,八十年代的港乐给大家留下了太多经典的“形象”,而且八十年代香港乐坛的每一颗星星,都有着自己独特的亮点。陈百强、谭咏麟、梅艳芳、张国荣,每个人都不一样,都有着独当一面的神奇魔力。这不得不佩服那个时代的香港娱乐工业造星的成功。
那个时代的造星,有自己的一些天然优势。比如八十年代初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确立,为娱乐产业带来了资金、机会以及灵感,善于吸收欧美流行文化的香港娱乐人,如饥似渴地吸收着欧美的流行文化,这一点在“百变梅艳芳”的概念上体现得十分明显——虽然梅艳芳常常被誉为“东方麦当娜”,但她几乎每一张专辑都在尝试新的概念。
此外,当时香港的电视和电影业正值巅峰期,电视和电影同时为歌手提供了很好的表现机会。像谭咏麟最忙的一年拍了六部电影(1982),梅艳芳1986年一年也拍了五部电影之多。艺人有充分的机会曝光,走红的机会也就多一些。《夕阳之歌》之所以当年能打败《千千阙歌》,也跟电影《英雄本色3:夕阳之歌》大热不无关系。达明一派出道,都有电影《恋爱季节》来帮衬,现在的新人就没那么好彩了。
而且,娱乐产业的发达,是环环紧扣的。产业繁荣一大表现是大量人才的依附,这些人才反过来促进了明星制造的质量。给梅艳芳设计造型的刘培基、为达明一派出谋划策的张叔平,后来都成了大师级的人物。
顾黄
顾黄,就是顾嘉辉和黄霑,八十年代香港原创音乐人的代表,也是梅姑入行的领路人。除了他们,还有黎小田、卢永强、邓伟雄、郑国江、徐日勤、伦永亮、林振强等,这些人同时都是梅姑背后的重要名字。
话说,虽然八十年代港乐流行“翻唱”,但原创作品并不算少,只是很多翻唱的歌曲大都是主打歌,所以给听众留下的印象更深一些。而且,八十年代中期开始,有识之士开始推动本土创作,太极、达明一派、Raidas、Beyond等大批乐队入行,也促进了作品的原创化。实际上,八十年代的香港乐坛最值得怀念的就是这个阶段,86-89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连 Raidas这样的乐队都能两入十大金歌金曲。
所以,如果你怀念八十年代的港乐,那就一定要感谢顾嘉辉、黄霑、许冠杰这些本土创作者的坚守,才让八十年代的港乐在兼收并蓄的同时保留了几分中华情怀和本土特色。从《狮子山下》、《上海滩》到《两忘烟水里》、《万水千山纵横》,他们留下了太多只属于香港的回忆。1988年的《沉默是金》(许冠杰、张国荣)之后,我们就几乎很难再在香港的“十大金曲”里听到粤剧味儿的本土小调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