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1-24 19:58:33 | 查看: 427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本应是全世界最和谐的节目——央视春晚,忽然遭遇不和谐。23日沈阳晚报曝光了部分小品台词,并援引赵本山的话对春晚语言类节目质量进行批评【点击看报道全文】,这篇报道在网络上影响极大,于是春晚剧组坐不住了,当晚发表声明,称“《沈阳晚报》报道了关于春晚的诸多不实消息,刻意曝光语言类节目“包袱”,恶意剧透违背了媒体职业操守,对记者的行为深表遗憾并强烈谴责。”【点击看声明全文】这篇声明生动地体现了剧组与媒体之间的严重敌对关系:如果你报道不属实,我就批评你是假新闻;如果你拿到了真的节目内容,我就批评你“恶意剧透”。但有一点值得指出:剧组用职业操守来批评记者完全没有道理可言。

被报道方发布声明谴责某某媒体“违背职业操守”——这种场面并不鲜见,但媒体的职业操守到底是什么?声明中通常少有说明。其实这个词汇并不神秘,每个行业都有一套跟行业特性和职责相符的准则要遵守,新闻媒体人应该遵守什么样的职业准则,首先取决于他们须履行的职业责任。一位新闻学者曾用“社会雷达”来比喻,极为传神地道出新闻媒体的本质及功能。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2011年和2012年连续两年的世界新闻日致辞则诠释了“社会雷达”的真义:“……手机等新的媒体和工具继续赋予人们更大的力量,丰富了新闻采集手段,让部分组织(包括政府)一度基本上处于隐秘状态的运作情况昭然于世”(2011)。“一个自由的新闻媒体可以为人民提供他们所需的信息,帮助他们对自己的生活做出重大决定。它加深人民对事实的了解”(2012)。

新闻媒体承载了公众对知情权的要求,充当着大众的信息桥梁,尽可能给公众提供及时、准确的资讯,是新闻媒体的天职,新闻媒体及从业者要遵循的职业准则是直接从中导出的。新闻业最发达、成熟国家媒体业内形成的伦理准则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比如“美国报纸编辑协会的原则声明”,该原则声明第一条就开宗明义:“搜集和传播新闻与意见的最初目的是服务大众利益,将情况通知他们,使他们能够作出正确判断。除了公众的知情权之外,新闻记者不应该对任何其他利益负有责任……”换言之,报道春晚本就是媒体记者的职责所在,所谓的“春晚保密”只是符合剧组利益(而非公众利益)的行为,媒体并无义务遵守,“恶意剧透违背操守”的指责显然站不住脚。

剧组唯一可以用来批评记者的,就是声明中语焉不详的“不实消息”:新闻媒体固然需要承担挖掘和传播消息的职责,但也需要遵守“使报道力求客观、准确、公正”的专业准则。其实,从常识判断,大部分读者都明白《沈阳晚报》对于春晚的报道并不可能完全真实,该报此前曾报道马年春晚将出现“王菲复出”和“章子怡汪峰([url=]微博[/url])联袂主持”的惊悚戏份,显然可信度接近于0.但春晚剧组对于保密性近乎病态的偏执,让他们在与媒体的战争中始终处于下风:说你有假新闻吧,我又不敢告诉大家真相。就像这次的声明,剧组并未明确指出《沈阳晚报》报道中的虚假部分,就使得这个指责也变得虚弱无力了。

其实,春晚剧组本来不必与媒体陷入这种尴尬的敌对关系。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媒体和剧组也曾有过蜜月期:1995年春节晚会前,导演组还曾邀请了北京、上海20多家媒体记者一起在央视职工食堂吃饭,欢迎大家给春晚剧组提意见,媒体与剧组的关系相当融洽。明星们当时与记者也相处甚好,在彩排后台,大量明星如毛阿敏、彭丽媛、赵本山等都处于刚刚成名阶段,对记者的傻瓜相机拍照“来者不拒”。双方交恶有两大原因:一是娱乐工业的成熟,明星出于商业形象考虑不再可能与媒体保持朋友式的来往——1998年春晚后台,王菲坚持化妆后才能拍照,与多名记者发生矛盾;第二个也是更主要的原因,2000年前后,当互联网兴起带来大量的个人言论之后,春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批评压力,控制舆论便成为第一反应——媒体记者被拉入“黑名单”,不被允许进入春晚彩排现场。

但从近年的舆论来看,对春晚封锁消息最终起到了反效果。首先是谣言的层出不穷,谣言是信息的黑市,在任何一个领域,当人们希望了解某事而得不到官方答复时,谣言便会甚嚣尘上。每年春节前夕,各种混杂着个人臆测、公众期望、内部爆料的假节目单就会在网络上广为流传,针对假节目单的讥讽和批评最终仍由春晚来承受。“大道不畅,小道泛滥”,令春晚剧组痛心疾首的“不实报道”,其源头正是自己制定的保密计划。其次,封锁消息把春晚的形象固化为“守旧老土”了,在这个强调用户/观众参与的互联网时代,一味保密只不过是缺乏艺术自信的表现。最后,拒绝沟通的立场很容易造成媒体和公众在情绪上的对立,播出之后的嘲弄和恶搞往往变本加厉,“嘲笑春晚”而不是“观看春晚”,几乎已经变成中国人在春节期间的保留节目。

在遭遇舆论的批评和质疑时,春晚剧组条件反射般走向极端的“绝对保密”,其背后是心态上的傲慢——看看剧组声明所用的措辞便知:“无数编剧、导演和演员们苦心编创、费尽心血的智慧结晶,却因恶意剧透而导致破坏了预期效果,使编创人员的努力付之东流。”其中含义不言自明:我们这些精英辛辛苦苦的排演,哪里容得你们随意泄露、批评嘲弄?春晚剧组的傲慢,本质上是手拥春晚这一国家符号的制作与发布权的傲慢,以及作为国家机器的央视的傲慢。长期以来,央视作为中国影响力最大的官办媒体,拥有无法想象的行政资源、经济资源、人力资源、公共资源等多种资源,而其红顶御用之身份,更为其带来了无可匹敌的垄断地位和威势。这垄断地位以国家之力进行,借由为意识形态鼓吹而获得,其功能则是制造和谐景象,标榜大国崛起。春晚由此成为国家符号,操办春晚的人也将自己镶嵌入这一符号——代表国家符号而获得的权力感和荣耀感,很容易滋生傲慢与自大,最终导致春晚一步步走向神秘和自闭。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春晚剧组出于无法接受批评嘲弄的傲慢心态建立极端保密制度之后,每年重复上演“春晚泄密”事件(也包括其中的“春晚假新闻”事件)已成为必然,这与媒体记者是否遵循职业操守毫无关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