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2-7 11:45:39 | 查看: 2248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ou-yu 于 2014-2-7 11:47 编辑

由大卫-芬奇执导、奥斯卡影帝凯文-史佩西主演的美国政治惊悚剧《纸牌屋》【独家观剧】自去年2月播出以来,成为全球媒体及观众热议的焦点。




罗宾-怀特凭借《纸牌屋》在一个月前摘得了金球视后


《纸牌屋》第2季将于北京时间2月15日乐视大屏独家上线

     由大卫-芬奇执导、奥斯卡影帝凯文-史佩西主演的美国政治惊悚剧《纸牌屋》【独家观剧】自去年2月播出以来,成为全球媒体及观众热议的焦点。该剧充满争议的人物刻画和写实题材,两季26集高达1亿美元投资,拥有电影大咖加盟以及好莱坞顶级影片质感,以及视频网站Netlfix开创性地13集一次性放送的播出模式等等,都被认为是全方位地改写了美剧的创作及商业模式。《纸牌屋》第2季将于北京时间2月15日在搜狐视频独家上线,敬请期待。

  2013年艾美奖,《纸牌屋》获得包括最佳剧情类剧集,最佳导演,最佳剧情类男女主演等在内的八项提名,并最终拿下导演与摄影两个奖项。上月揭晓的金球奖上,《纸牌屋》主演罗宾-怀特则凭借其在剧中的精湛演技摘得了剧情类视后。

在该剧第二季回归之际,在纽约对罗宾-怀特进行了专访。今年47岁的她留着剧中的干练短发,白衬衫、格子西裤和马甲,再配上报童帽,十分有范儿。



也许很多人都没法一眼认出来,不过罗宾-怀特也是《阿甘正传》中阿甘心心念念的珍妮
或许广大中国观众脑海中的罗宾还停留在《阿甘正传》中“珍妮”这个角色上。这部影片也给她带来了第一次金球奖提名。那以后罗宾选择了一系列优质独立制作影片,并在近年来参演了芬奇版《龙纹身的少女》、《点球成金》《共犯》等主流大片,但真正再一次把她推到聚光灯下的,还是罗宾在《纸牌屋》中饰演的职场女强人、“麦克白夫人”克莱尔-安德伍德(Claire Underwood)一角。在演绎这个角色时,罗宾除了参考导演大卫-芬奇给的指示“她就是博物馆里摆在架子上的石膏雕像”之外,还从老鹰身上汲取了灵感,将那种在沉默伫立中流露掌控一切的气场,搬到了华盛顿政客野心勃勃的妻子身上。


可以说本剧给罗宾-怀特带来了事业的又一高峰——进入第二季,除了继续担任女主角,罗宾还多了一个头衔:导演。采访期间她表示很“喜欢当导演的感觉”,甚至开玩笑说“不想回到摄影机前面去了”。谈到与奥斯卡影帝凯文-史佩西的合作时,她透露两人在片场的互动跟剧中角色可以说是截然不同,“我们在拍摄间隙像小孩子一样打闹”。


采访实录如下:


记者:是如何刻画克莱尔这个角色的?你对她的认同感多么?


罗宾-怀特:我并没有模仿任何人。私下里我也不认识任何女政客,也不会假装我了解希拉里-克林顿。我并没有很在意政治,因为就算花时间去深挖也不一定能够获得期望中的所谓真相,所以没有必要去追究。我的表演其实是借鉴了一种动物——老鹰。当你观察它的行为,很高贵, 在沉默的时候充满王族的气场,十分聪明、狡猾,绝对统治自己的领地,它们并不像乌鸦或者鸭子那样聒噪。我从它们身上借鉴了很多。一旦掌握了那种肃穆宁静的气场,其他一切能会自然而然地演出来。我其实删了很多克莱尔的台词。鲍尔(本剧编剧)很喜欢写,他会给克莱尔很多台词,但我总是把大部分都删掉。在这种朦胧的语境里面表演才更有意思。克莱尔这个角色,出彩的地方不是她说了什么,而是她没有说的部分。


记者:会不会觉得她把自己的政治野心和本领藏在丈夫背后,非常可惜?就像二十年前的希拉里一样?


罗宾-怀特:别急,别急,你看了就知道。我现在不能说。


记者:从第二季你开始当导演,能不能谈谈感受?


罗宾-怀特:我再也不想回到摄影机面前去了!很喜欢当导演,我觉得自己演戏已经演得差不多了。


记者:跟朱迪-福斯特导演合作如何?


罗宾-怀特:她很棒,而且能有位女导演带来不同的视角,感觉很好。因为作为导演,你不能仅仅说,“演得邪恶些”,“更有精神些”,“开心点”,演员没办法根据这些形容词或者动词来表演。你必须要描述一个场景,“你15岁,你妈妈走进你的房间,发现你在打飞机”,只有给了这些要求,演员才演得到位。一个好导演就是要能够给出这样的比喻。只给描述性的词语,演员是没有办法真正表演的。


记者:你之前息影了一段时间,去照顾家庭和孩子,再次回来演戏的时候有没有带来新的领悟?


罗宾-怀特:应该说我是打开了人生的另一个篇章,因为我已经40多了,不能再演30岁的角色,这是生理上和外表上的事实。然后碰巧我回归之后拿到了几个这个年龄段的好角色,包括克莱尔。


记者:有很多关于这部剧与现实中华盛顿政坛对比的讨论,你怎么看?


罗宾-怀特:我想不管是哪里的人都知道政治是怎么回事,我们只能接触到被公布的信息,不知道的那些是否就是真相,我们也很难下定论。但不管是哪里的政治,本质都是有交易性质的。 我们并不晓得人们在门后面做了什么交易。所以我没有办法谈论我们的剧情是否受到现实事件的影响或者反过来影响到了它。我们做的是一部虚构的政治剧,当然也多少会涉及到任何一届政府实际面临的问题。但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能够享有创作的自由,不断抛出这样的问题:这个角色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克莱尔要这样做?


记者:你跟凯文-史佩西之间的火花很特别,能聊聊在片场是如何合作的么?


罗宾-怀特:我们基本上每拍一条就要停顿一下,因为经常笑场,也会像小孩一样打闹,总之我们跟各自扮演的角色完全不一样。


记者:大卫-芬奇这一季没有执导单集,那么他是否以别的形式参与了?


罗宾-怀特:他百分之百地参与了。他会读剧本,每天给各个部门发去意见,他就是整个剧的老当家。


记者:有任何关于第三季的讨论么?


罗宾-怀特:我们马上要开拍了!


记者:新一季《纸牌屋》将在情人节上映,我很好奇克莱尔会送弗兰西斯什么情人节礼物?


罗宾-怀特:说不定会送一颗人头装饰挂在衣帽架上吧!(笑)我真的不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