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2-18 12:04:55 | 查看: 1909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Ruthless Pragmatist,Underwood用这个词来形容新任党鞭Jackie Sharp, 而Underwood自己就是这个词最好的诠释。
  
  前几集都在做铺垫,Underwood成功的离间了总统与身边盟友的关系,包括多年伙伴Raymond Tusk,幕僚长Linda Vasquez,以及第一夫人Tricia。Raymond为报复Underwood向媒体泄露了Claire的婚外情,Underwood决心报复。
  
  照着Underwood捅给记者的消息,亚历山大冯的献金丑闻被记者曝光,司法部介入调查。Underwood的幕僚长Doug Stamper一时疏忽泄露了自己曾与Feng在北京会面,Underwood反客为主,将自己和总统的行程都交给了司法部。司法部果然发现总统曾做了婚姻咨询,Underwood又操纵总统的律师教导证人,总统的公众信任度岌岌可危,国会开始讨论弹劾总统。
  
  Walker总统此时终于认识到下木的狼子野心,誓与下木绝交并要求他辞职。下木当然不会辞职,而是张开他的大手摆弄棋子。下木以副总统之职相邀,授意国务卿Cathy背着提供政治避难给Feng。Feng与司法部会面,司法部得以传讯Raymond Tusk。Walker总统向Raymond许诺赦免,以让Raymond指证下木。同时Underwood也许以Raymond豁免权,但效力依然不如总统。
  
  Underwood使出最后一击,用老父传下来70年的打字机给总统写信。信中向总统狠表忠心,并附上了Underwood指认自己操纵政治献金的供词。Walker总统果然中计决定信任Underwood,取消了对Raymond的赦免权。Underwood以众议院领袖相邀,让Jackie Sharp重新回归阵营在国会拉动选票推进弹劾总统议案。 Jackie还鼓动床伴Remy向司法部投诚,Raymond一看大势不妙,决定投向Underwood并在国会指认总统。Underwood又以财政部长相邀,让Michael Kern给总统送上最后一击。支持率跌至8%的Walker总统终于决定辞职,下木成功入主白宫。
  
  
  
  Walker总统是个好人,高尚而有人情味,注重政策而非政治。但高尚的人在权力的游戏中注定失败。Walker在白宫的路越走越窄,妻子,幕僚长,导师,一个个都离他而去,只留他一人和那些名画。更悲惨的是,Walker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直到辞职前Walker还以为Underwood是自己最好的盟友。Walker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处于权力的游戏之中,更不知道谁是朋友而谁是敌人。
  
  第一夫人Tricia也一样,她在乎和丈夫的关系,在乎做些实事推进反军队性骚扰法案,在乎Claire这个闺蜜。可谁知她的轻信最终害了她和她丈夫的政治生涯。
  
  最后谈谈Underwood给总统的最后一击。原文翻译请轻拍。It's just too hard not to believe this.
  
  ####
  
  总统先生:
  
  这封信是用我老父留下的打字机写的,但他对我说的话,比这台已有70年历史的打印机更沉重。他说:“我创造了自己的帝国,现在,轮到你了。”我一直将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我只用这台打印机写过两封信,那封信没有令我失望,我希望这封也不会。
  
  你说我想搞臭你;实际上,我不想。你说我想在下届选举中挑战你;实际上,我不想。你说我想自己做上总统宝座;实际上,我当然想。哪个政治家没有梦想过在白宫立下自己的誓言呢?权力,荣耀,那些东西对我,一个北卡罗来纳小镇来的一穷二白的人来说,当然重要。
  
  但自从你上任总统以来,我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在你身边为你卖命,不管是在国会,还是现在,为了你的弹劾议案而奔走。或许将来某日,我会有机会当上总统,但绝不是当你还在位的时候。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勇敢的人,一个公正的人,一位无论时局如何不利,我都会始终追随的总统。
  
  我想告诉你一件我从未告诉任何人的事。当我十三岁时,我走入我父亲的谷仓。我爸拿着猎枪指着自己的嘴巴。他叫我过去,“过来Francis,扣动扳机。”因为他没有自己扣动扳机的勇气。我说,“不,老爸”。之后他再也没有找到过那勇气。接下来的七年对我爸就像地狱,但对我和我妈来说简直生不如死。他酗酒,暴力;他绝望,而我们受罪。
  
  我一生中唯一的遗憾,便是我那天没有像他要求的那样扣动扳机。他在坟墓里会活得更好,我和我母亲没有他,也会过得更好。
  
  我不会让你陷入当年和我一样的境地。随信你会看到我的自白书。那些指控并不是事实,但我的签名会令他们具有法律效力。如果你需要的话,将此信公布。如果你真的认为我做事只为自己,那我已经永远失去了你的信任。我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将我的自由托付于你手,以此换取你的自由。
  
  我曾说过我会为你的过失承担责任,而今我给了你这么做的武器,我正自寻毁灭。我们都曾为自己的梦想而牺牲,但有时候,为了更大的善我们必须牺牲自己。能做出这样的牺牲,是我的荣幸。
  
  你忠实的朋友,Franci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