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迷社区 和乐迷做兄弟 与乐迷共进步
乐迷社区»版 块 超级电视 超级电视 余额宝探讨贴(余额宝的风险:收益下滑) ...
2014-2-27 16:32:32 9360 跳转到指定楼层
     
近期围绕互联网理财产品以及各种宝的热议很多,其中不少评论接近无知近乎勇。我简要汇报一下我的看法.
互联网理财产品(更准确的应该称为增利宝)是什么?应归入零售货币基金,也就是说其受益人以普通大众,尤以长尾市场为主,这个和混合基金,和机构基金有差异。例如,某一理财产品目前日均余额波动不足2.5%,随着基金规模的放大波动率可能还会降低,因此通常提5%做高流动备付金就足够。但以机构为主的货币基金,这个比率大约在15%-20%之间,收益率的差异就显现了。
互联网理财产品的投资组合如何?既然是零售基金,主要就是协议存款了,大约配9成以上,其次为政府性金融债,略微配一些信用债之类。问题的关键在于协议存款的流动性。某产品通常上午询价,这个询价直接报利率,不是shibor加点,下午签约配置,大致如此吧。久期不超过90天,在美国零售货基配置的久期也很短。考虑到去年协议存款额有近50万亿,因此久交易占比而言,各类宝宝在规模上还很有空间,还不至于成为对同业市场具有重大影响的交易者,不过在个别时点个别合约上,这种影响已在出现。
互联网理财产品的关键风险何在?是协议存款提前支取的计息问题,证监会3年前曾发文,允许货基在协议存款时,如合约中附有提前支取不影响计息的话,配置上可以超越30%的限制,所有大多数货基才能将协存配至6-9成,但银监会并没有类似规定。以往不是没有货基提前支取存款时和银行闹僵,而导致利息损失的实际例子。因此息差损的风险实际上是存在的。不过某宝以7天为付息周期滚动,实际周期在不到4天,承受的息差损不大,而不是按40天计息差损云云。但息差损的政策风险,很可能是引发零售货基收益剧烈波动的主要决定性因素。
互联网理财产品是否属于长尾市场?我认为不完全是。在某宝不计息之前,这个余额我估计在日均400亿,现在都5000亿了,说明增量资金不是为了网购做交易的,就是直接冲着货基去的。不过目前,大多数帐户余额不足3000元,20%高余额帐户的均值可能在2-3万,已不是长尾市场可以解释的了,这是银行不高兴的原因。
各种宝宝对银行的冲击如何?在银行的居民储蓄中,活期存款仍有10多万亿,5万元起点以上的银行理财的收益率,和货基仍有大约1个百分点的差异,银行在业务离柜率不断上升的背景下,在渠道脱媒严重的背景下,在存贷息差不断收窄的背景下,以异常昂贵的方式,在显要地段以高大上方式供养物理网点。银行不能总是赚不好意思赚的钱,看看多年来忍受利率的普罗大众,银行应该有羞愧感。各种宝宝以货基+协存的方直接推高银行负债,是对利率市场化的主动深化。没有互联网理财产品,其他传统线下货基也在做同样的事,只是它们在线上,倚靠互联互通能力,和类似众筹的方式,把这个事情迅速做大了,并且还会做大下去,加速银行息差的收缩并加大银行转型的压力。
如果余额宝做得非常大,比如说,零售货基规模超过3万亿,会发生什么?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在两个,一是基金有没有足够的协存可配?二是息差损问题如果一行三会没有共识,就始终是一个政策风险。但货基的规模越大,市场短端的利率可能下行压力越大。也就是说,随着货基规模的扩张,如果投资组合基本不变,没有新的投资品种,那么收益率会逐步下降,使得投资者的热情也逐步减弱,这不是坏事。
银行是否值得同情?不值得,银行转型太慢,市场不会同情没有弹性,创新不足的企业。利率市场化了。在资产端,银行不是考虑优化资金配置,而是去做影子银行,也就是银行的影子,弄出一大堆涉矿涉房地产涉及地方政府的,不可思议的高利率融资来,以这种透支未来的方式掩盖当下息差收缩的损失;在负债端,银行网点比厕所多,导致吸收存款的成本高。银行网点面积过大,柜台营运率不足7成,且往往在商业一层的黄金位置,这不合乎低成本多渠道吸收存款。或者说,2014年大多数银行将利润增长目标定为6%-8%,是没有深挖成本。台湾1个点,香港1.5个点的息差能生存,中国银行业就应该反思,在资本回报水平明显降低的背景下,指望通过影子搞表外,堤内损失堤外补的思路,是否是严重延误产业结构调整的饮鸩止渴?
宝宝会不会成为系统性风险的源泉?这要看金融当局在互联网金融的冲击下,能不能明智地改善政策空间,鞭策银行更有危机感更加速转型。例如,货基投资品种太单一,那能不能把金融机构之间的大额CD做好,而不是让国有银行把CD做死?或者对活气存款的计息方式进行适当的市场改革,使其有相对市场化的收益率?例如在银行没有转型的动力下,能不能按18大混合所有制的精神,把国有股进行显著减持,使银行的董事会真正有多元化的所有者,并在互联网金融的冲击下重塑其蓬勃活力?例如银监会能否让银行的理财产品门槛更低些,其风险收益离普通大众更亲和一些?例如在众多金融债,信用债,短融中票二级市场明显不发育的背景下,能不能构建一个做市商制的二级市场,避免发行即死亡?例如,为防范类似2013年6月份钱荒类的事情对货基金的巨大冲击,央行能否定义对货基的紧急流动性支持?哪怕这种流动性支持的融资成本由货基负担,例如,能否在遭遇大规模赎回时,学习美国以市场价值法作为赎回价格?例如,能不能要求零售类货币基金有更频繁充分的信息披露?
我相信各种宝宝仍有巨大空间,但它们毕竟只是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一种现象,伴随利率市场化的逐渐完成,这种热闹也会渐渐退潮。但让我惊讶的是,一些人在中国经济金融不可避免地必须选择向前走的时候,却调转脑袋,用留恋过去的目光,去尖刻地嘲笑宝宝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