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3-24 15:25:52 | 查看: 655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竹篱_小客 于 2014-3-24 15:27 编辑

上周五,两部和警察有关的国产电影同时上映。两个扮演警察的男主角,一个是《警察日记》的王景春,因此获得东京电影节****;一个是《白日焰火》中的廖凡,因此获得柏林****,虽然这两部电影没有拿上两节的最大奖项,但是,两部影片的男主角,给这几年鲜有在国际上得奖的国产电影和中国男演员狠狠地争了口气。演员PK,影片PK,票房PK,在不断喜欢PK的时髦话题和舆论中,《警察日记》的导演宁瀛站出来说话了,她说,市场不关我的事,PK我没有想过,我所想的是,怎样挑战自我,我的电影就是宁瀛电影。

关于《警察日记》

静的心态看社会、看人。但是警察郝万忠的事迹感动了我,我真是不敢确定,我有没有这份能力来打动观众。”

对于《警察日记》的主旋律内涵,宁瀛说,这是一个导演应该骄傲的事,而“主旋律”影片在观众中那种根深蒂固的负面印象,宁瀛不无遗憾地表示,国内观众习惯性地抵触,影响力很差,这对国产电影是一种很大的伤害。

女导演宁瀛以前拍过一个非常好看的关于警察的电影,叫《民警故事》,这部电影当时被认为是国内少有的一部关于警察的电影,18年后,宁瀛又拍了一部《警察日记》,并且和浓浓纪实风格的《民警故事》风格上完全不同,喜欢宁瀛的人说,一直带着“纪实”导演风格的宁瀛,这次大胆地换上了新的标签。

《警察日记》源于内蒙古警察郝万忠的 68 本工作日记,影片中,通过一名记者的追寻、调查重现这名公安局长(王景春饰演)的一生。其实宁瀛出道拍的是浪漫喜剧,后来开始迷恋现实题材,“一直以来我都想拍摄一部能够在价值观和情感共鸣上打动尽可能多的人的片子。”为了这个梦想,宁瀛一直在等待,直到《警察日记》的出现。“我一直认为,主流社会里面的人的状态也是必须得到关注的。尽管现在指责公安的声音很多,但是一个人在挂上他的社会身份之前,首先是一个最基本的“人”,只有站在这个层面去写才能够客观。

宁瀛把自己看作是一个转换器。“我就是把我所看到的东西、我的情感通过我的电影语言最大限度地传达出去,给我的其他标签都不是我自己的。”对于《警察日记》,宁瀛说,大家看到我风格上的变化,其实对我内心来说,还一个最重要的挑战,是我第一次挑战了感人题材。“我以前一直怀疑自己不能拍感人的题材。我知道我有幽默的能力、怀疑的能力和浪漫的能力,但关于感人,好像自己的阅历还没有达到那种境界,自己也轻易不会被感动,常常是以更

对话宁瀛

记者:作为一个女导演,为什么对男警察的生活如此感兴趣?

宁瀛:我的导演风格比较男性化,很多人以为宁瀛是一个男导演。我经常思考,其实中国电影有时候缺少一种很锐的东西,很犀利的东西,当然说受各方面影响,但实际上关键就是电影风格化的东西,到底什么是电影的风格,这个形式为什么要这样做,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思考。

记者:怎么挑上的王景春?

宁瀛:我第一次先在网上看到一组景春相当酷的照片,完全不是想像的,我当时就认定要见这个人。当然我从来不相信我的肉眼,我相信镜头的观察力。应该说我们立即发现他有一种表演的微妙性,他的表演风格给了这个电影一些启示。

记者:你觉得纪实风格其实已经不太适应现在这样一个年代或者这样一个商业色彩很浓的电影市场,是这样吗?


宁瀛:电影语言与时俱进,是与时代俱进,不是与市场俱进,所以电影语言不是一个雕虫小技,不是导演一个小小的伎俩,说耍一耍杂技。导演的风格,应该是一个导演淌流在血脉中的血液。社会环境在不断更新,但是一个人并没有变,灵魂是不变的。因为我是北京电影学院还没毕业就去了意大利,之后又去哈佛留学,我受西方当代艺术一些影响比较深,形式即内容,这是当代艺术一种灵魂式的东西。 记者:你是电影界的老兵了,你怎样看待中国电影的变化?

宁瀛:中国电影界确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无论是市场,关于人,包括创作者本身,用以往的概念去分析看待影片,这种说法可能已经过时了,而作为导演,能做的就是挑战自己,永远用适合的、独特的电影语言来表达最关注的当下的中国社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