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3-30 21:14:53 | 查看: 1102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3月15日黄昏时分,一对带有几分“神秘色彩”的男女在深圳蛇口的街头旁若无人地缠绵拥抱,不时有往来的路人把目光投向他们,当时除了风行摄影师之外,路人恐怕不会认出这对仿佛处于热恋中的男女是《裸婚时代》中的刘易阳和童佳倩——文章和姚笛。

事情要退回到去年8月本刊报道了马伊琍怀二胎、香港产检新闻的时候。为了拍摄马伊琍怀孕的照片,本刊特约摄影风行工作室的摄影师专门在上海的“马府”苦候一周。在报道调查该新闻的过程中,一位业内经纪人向记者透露,文章和姚笛偷偷地“好”上了,乍闻这一消息记者深感意外,因为文章和姚笛虽然合拍过一部《裸婚时代》,但之后两人再未有过任何交集,甚至在任何活动上也都没有“谋过面”,而且去年2月记者和风行摄影师还曝光了姚笛与迟帅的恋情,这一传闻会是事实吗?那位经纪人表示“绝对靠谱”。获知这一消息后记者和风行摄影师开始分别对文章和姚笛进行长时间的跟拍,首先记者发现姚笛与迟帅再未“同时现身”,很可能已经分手,之后又逐渐发现了文章和姚笛之间的“蛛丝马迹”,窥破这段“地下情”只待“天时”。

3月初记者获悉马伊琍在香港产女的消息,同时姚笛正在深圳拍摄新剧《婚里婚外》,该剧的另一位主演就是“拍戏不用剧本”的宋丹丹。3月17日是姚笛32岁的生日,风行摄影师在此之前就已瞄准了这个“重要的日子”,3月13日风行摄影师赶到深圳,找到了剧组入驻的酒店,13、14日两天姚笛从早到晚赶工拍戏,但心情愉快,在剧组姚笛享受着优渥“待遇”,平时的座驾是一辆豪华的奔驰商务汽车,下榻的酒店是蛇口希尔顿海景大酒店。3月15日早上十点半左右,姚笛乘坐的奔驰商务汽车驶到酒店,半个小时后姚笛和助理一前一后快步走出酒店,姚笛身穿白色休闲短西服和深格宽松休闲裤,一身装扮清爽利落,走出酒店时姚笛表情轻松,专注地看着手机。记者和风行摄影师跟随姚笛的汽车直奔罗湖方向而去,几十分钟后汽车来到罗湖一处繁华的商业区,姚笛和助理下车走进了商场,奔驰汽车掉头离去,见此情况记者和风行摄影师兵分两路,斌斌跟踪姚笛,记者和刘超则继续尾随姚笛的座驾。过了一会姚笛的汽车驶上高速,朝宝安机场方向开去,对宝安机场前一晚记者和风行摄影师已摸得门清,然而姚笛的奔驰汽车到了机场后竟直接驶进了机场工作区。记者来到机场出闸口外静候“贵客”,风行摄影师刘超开着汽车在机场高速入口蹲守,一点钟左右记者记者在涌动的人潮中看到了一位神秘的“蒙面男士”,他戴着毛线帽蓝口罩和大墨镜,一张脸被遮得严严实实,当天深圳气温不低,像这位男士如此装扮颇有点“怪异”,不过记者还是马上认出他就是文章,前不久文章从美国回京也是如此“扮相”。当天文章身穿一件时尚的牛仔休闲夹克,背着一只黑色背包,手里提着一只旅行袋,旅行袋被撑得方方正正,好像里面装的是盒子之类的东西,文章缓步走出闸口,先东张西望一番,然后便拨打电话,接着他大步走出机场大厅,没走多远就经过工作人员通道来到机场工作区,直接坐上了姚笛的奔驰商务汽车,汽车迅速驶离机场,记者急忙给在高速入口等候的刘超打了电话,随后打车也追了出去。

刘超一路紧紧追赶姚笛的汽车来到距姚笛下榻酒店不远的蛇口客运码头,该码头坐船可以前往香港和澳门,码头前有不少办理港澳签注的“代办”正在“揽活”,文章下了汽车后先是按习惯动作躲到一旁抽烟,抽烟时虽然他摘下了口罩,但一直面朝大海,抽完烟文章又戴上口罩,和一位“代办”一起走进一座写字楼,听文章与“代办”交谈好像是要办理前往香港的签注。稍后记者赶到与刘超会合,在远处等候文章,不久刘超低声叫道“姚笛来了”,顺着话音记者看到姚笛和助理打出租车也来到了客运码头,这时姚笛也戴上了口罩。在文章办签注的过程中,姚笛一直无聊地在码头门前等候,或站或蹲,不停地收发短信,但情绪看上去很不错。过了好长时间文章突然快步走进写字楼,匆匆上了姚笛的汽车,而姚笛却没有上车,继续在码头门前等候。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姚笛的汽车返回码头,这时姚笛才在助理的陪同下上车离去,汽车先是来到离码头几里之外的派出所,好像是要接人,之后又来到离派出所不远的一家咖啡店,姚笛下车独自走了进去,她的汽车等了一会后离开,记者这时也进入咖啡店一探究竟,猛然看到文章和姚笛正坐在一楼一处偏僻的角落说话,即使在店里文章依然戴着墨镜口罩。稍事休息后文章和姚笛一起走出咖啡店,姚笛这时看上去脸上好像乐开了花,文章仍小心翼翼地左右张望,看情形他们好像在等车。文章和姚笛沿着马路并肩而行,一边走一边低声密语,走着走着姚笛大笑起来,甜蜜地抱住了文章的胳膊,小鸟依人般地把玉体贴在了文章的身上,而文章也终于微露笑容。姚笛好像完全沉浸在与情人重逢的快乐中,抱住文章的胳膊后,心情彻底放松,或挎或握手就没离开过文章的身体,生怕文章要跑掉似的。文章和姚笛步行了几百米,在一处十字路口姚笛终于抑制不住激动地心情,冲动地投入到文章的怀里,双手紧紧搂住文章的脖子,头趴在文章的肩膀上温存软语,看上去已是不管不顾,动了“真情”,文章则不时轻抚姚笛的后背以示安慰,此情此景与如胶似漆般处与热恋中的情侣无异,文章与姚笛的“婚外情”此时在记者的镜头下已被“证实”。在街头缠绵了一番后,文章和姚笛一起上了一辆黑色轿车离去,遗憾的是记者的汽车在中途跟丢了目标,后来记者和风行摄影师在蛇口客运码头一直守候到最后一班轮渡起航,仍未见两人踪影,通过向码头那里的“代办”了解,办理这种临时签注的人大都通过深圳湾或皇岗口岸过关赴港,而且那里走陆路要比海上安全舒适。

文章微博“祝寿”密会六日同机回京

记者推断文章姚笛15日已赴港游玩,一时鞭长莫及,接下来两天只得另寻目标“干活”,同时关注姚笛的微博。3月16日是姚笛生日的前一天,当天也应该是姚笛的“庆生之日”,记者从文章的微博上看到,当天文章发了一张两只倒上红酒的酒杯“温馨”相对的照片,记者和风行摄影师分析这张照片应该是在一家高档餐厅或高档私宅里拍摄的,而文章贴出这张照片的含义则是不言而喻。

3月17日当天下午,记者从姚笛的微博上看到中午时姚笛发出了“露天庆生”的照片,地点是在离她下榻的希尔顿酒店不远处的“海上世界”商业区,这说明姚笛已经回到了深圳,那么文章身居何处呢?当天记者因为跟拍别人,所以直到晚上才赶回蛇口,在海上世界和姚笛下榻的酒店等候了一会都未发现姚笛和文章踪影。3月18日姚笛继续拍戏,在片场记者碰到了从北京赶来的狗仔队,他们也是早已获知了文章和姚笛的绯闻,在姚笛生日当天从北京飞来“碰碰运气”。18日姚笛全天拍戏,晚上回到酒店再未出门,不过记者发现一个细节,姚笛的经纪人两次送她回酒店都没有上楼,而是在酒店大堂坐等姚笛,这似乎说明姚笛房间里另有他人,“不方便”。19日记者从深圳返京,风行的两位摄影师继续苦盯姚笛,据记者后来从狗仔那里了解到,当天傍晚姚笛拍完戏回到酒店后不久突然与文章一起出门,两人坐车来到皇岗口岸办理了出境手续,再次赴港,从15日到19日,文章给姚笛的这次“庆生之旅”仍未结束,密会时间之长,之大胆实出乎记者意料。

“马姐”怀二胎文章温旧情

前面记者提到去年在报道调查马伊琍怀二胎时,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了文章和姚笛相恋的消息,风行工作室拍到马伊琍怀孕照片并进行报道是在去年8月份,当时马伊琍怀孕已经三个多月。对知情人的爆料,记者开始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因为在此之前无论是在公开活动上,还是私人交往中,记者从未见到文章和姚笛有任何“交集”,而去年2月记者和风行摄影师还曝光了姚笛和迟帅的恋情,记者随后对文章和姚笛给予更多“关注”。

记者和风行摄影师先是注意到当时迟帅已经从姚笛身边消失了,再未发现两人约会,姚笛也搬回自己的公寓居住,去年8月风行在上海追踪马伊琍怀二胎新闻的同时,风行摄影师在北京一次跟踪姚笛发现她暂住到了东四环将台路附近的上东盛贸酒店式公寓,而该公寓离文章马伊琍的住处只有一箭之遥,一脚油门就到,而那段时间身在北京的文章只偶尔前往上海探望怀孕的马伊琍。

去年10月国庆节后有朋友曾告诉记者在杭州机场意外看到了文章和姚笛的身影,风行摄影师赶到机场蹲堵,结果只看到姚笛独自走出机场,之后记者从网上并未查到姚笛和文章在杭州“公干”的任何消息。今年2月中旬记者获悉姚笛曾飞往洛杉矶,并逗留了一周时间,而网上对姚笛此行一片空白,姚笛自己的微博也只字未提,记者后来了解到当时文章和黄圣依正在洛杉矶拍摄新片《我在路上最爱你》,姚笛此行为谁已不言自明,近日《我在路上最爱你》剧组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了文章和姚笛的恋情,但他不愿透露更多情况。

以上文章与姚笛的几处“相交点”虽没有“一图半影”可以佐证,但“草蛇灰线”,天机已破,从中也不难看出,文章与姚笛暗通款曲,私相往来之际,正是马伊琍怀二胎,静休待产之时,而这个时间段与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的情况也相互吻合。

马伊琍强势文章难耐 恩爱夫妻裂痕已现

文章与姚笛之间的渊源显然是三年前那部《裸婚时代》,剧中两人之间爱恨离别令无数观众落泪,许多观众觉得两人非常“登对”,但之后文章和姚笛之间再未有任何交集和交流,而且双方似乎还刻意回避对方,做出关系寡淡之表态,如2012年姚笛接受采访表示自己与文章“没有什么交流”。而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拍摄《裸婚时代》期间,文章姚笛不仅戏里配合默契,而且戏外相处也很愉快,性格脾气也比较相投,但因为文章已婚,姚笛也“有主”,所以关系不可能有进一步的发展,至于以后两人明面上各走各路,不再往来,是否其中另有“约定”尚未可知。该人士透露,文章和姚笛应该是在去年上半年又联系上了,重温“旧情”,而两人也确实在很多方面比较合得来,渐渐各自圈子里的一些朋友也都知道了这事。

据媒体报道今年春节期间马伊琍在香港生下了第二个女儿,而当时文章正在洛杉矶拍戏,近日有媒体拍到了马伊琍产后和文章带孩子一起外出吃饭的照片,照片中的文章一副颓废模样,显得心事重重。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多年来马伊琍无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在生活上太过于强势,处于主导地位,而文章现在名气地位已远超过马伊琍,心态也自然发生了变化,遇事自己的主见也多了起来,在这方面与马伊琍肯定会发生冲突,尤其马伊琍怀二胎期间,脾气越来越大,“逆来顺受”的文章一方面找朋友借酒浇愁,另一方面从姚笛那里来获得一些慰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文章此次前往深圳为姚笛“庆生”,长达5天时间“腻”在一起,有家不回,尤其在马伊琍刚生下二胎不久,文章这样做一是躲清静解忧,二是或许借此向马伊琍的“示威”,这说明文章和马伊琍婚姻已经出现了问题,这对恩爱夫妻在感情上也已惊现裂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