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4-5 21:51:07 | 查看: 673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9OLQA0BS00AJ0003.jpg


9OLQA0GK00AJ0003.jpg


Who is it 卓伟,原名韩炳江。报道“文姚恋”的记者。被媒体称为“中国内地第一狗仔”。在过去的两年中,他先后曝出张艺谋超生、董洁(微博)出轨、顾长卫车震、高圆圆赵又廷姐弟恋、章子怡和撒贝宁、汪峰(微博)的两段恋情等重磅新闻。他创办的风行工作室,几乎包揽了内地一半以上的重大娱乐八卦新闻。

青春报=Q 卓伟=A

Q:文章找人来买照片了吗?

A:来过。在我们公开报道之前,文章知道我们拍到了一些东西,虽然不知道我们拍到了什么,但他知道这个新闻爆发出来对他的形象和家庭会带来极大的损害,所以他通过朋友找到我们,表态说能不能把这个新闻压下去,他把照片买下来。他没有说具体多少钱,只是说价钱随便开,不还价。但我们拒绝了。

Q:圈里有人说,文章常耍大牌,与记者的关系不好,这次爆料和这些有关么?

A:没有关系。我们从来不把个人情绪、个人好恶掺杂到工作当中。这些明星对我们来讲就是陌生人。到现在为止我也没采访过文章,没直接接触过文章,我们只是对他进行拍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里有一句话说:“如果你爱一个人,就把他送到纽约去;如果你恨一个人,也把他送到纽约去。”同样地,如果我爱一个明星,我会去拍他,如果我恨一个明星,我也会去拍他。

Q:你怎样看待文章此次对谢晓和陈朝华开炮?

A:对他的表态,我只想说:他不陪我们玩儿,我们还不陪他玩儿了。我们只是在进行正常的新闻报道,而且我们以后的新闻报道还会继续下去。

Q:你怎样看待文章此次的危机公关?

A:危机公关是很正常的。就像去年的农夫山泉事件,只要这个负面消息影响了产品的销量,公司肯定会采取一切的手段和方式进行危机公关。文章这样做也是正常的,可以理解。但我觉得,危机公关的时候明星要切记两点:第一,你不能指鹿为马,颠倒是非;第二,你这样做的时候,一定要对自身进行反思,要充分认识到自己错在哪。你只有对自己进行一个好的反思,你才能改正自己的错误。

Q:你对这篇报道满意吗?

A:我对这篇报道产生的新闻效应非常满意,但在追踪这个新闻报道的过程中,我们还是有失误和遗憾的。比如说,我们把他们的车跟丢了,没有拍到他们(文章、姚笛(微博))一起过关去香港的画面,但任何新闻都是一种遗憾的成果,不可能是完美的。

Q:对新华网发表的《“狗仔”当道,“新闻”蒙羞》,你有什么回应?

A:谁都有表达自己言论的权利和自由,我们把它的批评当作一种鞭策。但是不得不提,新华网对我们的新闻转载、侵权的次数也不少啊。(笑)

Q: 你有一个风行工作室,它的盈利模式是怎样的?

A:我们的盈利模式非常原始、非常低级(笑)。就是把我们拍的照片和视频卖给我们合作的媒体,赚取微薄的稿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这些媒体不和我们合作了,我们还得自己找新的媒体进行合作。现在公司有15个人,公司的工作运营成本很高。在纸媒方面,我们和《南都娱乐周刊》等媒体合作,提供图片;在网络方面,我们主要和搜狐合作,提供图片和视频。

Q:你现在的工作日程是怎样的?

A:现在我已经渐渐地淡出一线了,有时也会和大家到一线去参与拍摄。这次文章姚笛去深圳就是我和摄影一起去的。现在是我们的摄影师在一线工作。我做的就是管理和指导。同时也会发展自己的新闻源,拓展业务渠道。现在,我每周也在坚持写稿,我们做的所有的重大报道都是由我执笔。

Q:你大概记得多少位明星的****号?

A:我应该能记住几十个。但因为我渐渐淡出一线了,所以我记得的****都是旧的****,而现在很多明星换了新的****。但是,我们公司下面的摄影都至少记得两百个****。有时候,明星坐的不是自己的车,但他们看过一次就都记得。这就是我们的基本功。

Q:娱乐圈你比较欣赏的明星有哪些?

A:李雪健。我曾经做记者的时候采访过他,我觉得他很谦逊、谦和。这是很多明星难以做到的,这是一种境界。

Q:从业十几年了,跟得最艰难的作品有什么?

A:那就太多了(笑),真是太多了。这两年的,比如董洁王大治婚外情,文章姚笛婚外情,张艺谋超生系列报道,章子怡撒贝宁的恋情,都是我们拍摄报道的。我们每条新闻的时间跨度都特别长,像文章这个,有半年多吧。像我们去年跟拍张艺谋的老婆孩子,起底他们的生活现状,这个跟拍长达一年。再比如说拍摄高圆圆和赵又廷,我们三次去南京拍摄。过程艰难,很多时候环境也危险。像之前拍摄董洁王大治,公寓在九楼,我们的摄影爬到水塔上面,悬空拍摄。当时情况特别危险。除此以外,受伤被打出车祸,这些事儿我们都发生过,但所幸无大碍。

Q:曾经有因为报道卷入过官司里吗?

A:近10年没有。做狗仔新闻,我们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法律诉讼和纠纷,我们一直在严格地恪守新闻的真实原则,这让我们立于不败之地。

Q:家人支持你做狗仔吗?

A:他们也没有特别的评价,就还是表示理解。但有时也会有一些担心,提醒我注意。之前做过一些报道,他们还会感到害怕,就说这事儿闹得太大了,连我们天津的报纸都在报。但他们现在都习惯了,一听到哪儿有个什么大的八卦报道,就会问我,那个新闻是不是你做的? Q:身边支持和理解你的人多吗? A:我特别欣慰的是我身边的同行和朋友都很支持我,包括这次报道文章姚笛,我就收到很多人打来的电话,都说:“干得太好了!太牛了!”(笑)

Q:曾经是否有过刻意不报道的新闻?

A:有没有曝过的,但这是极少极少的。比如有一些合作媒体的原因,人情的关系。人嘛,在这个社会上还是需要学会妥协,一个媒体,也需要学会维护各种关系。媒体也好,记者也好,都不可能没有妥协的时候。

Q:你觉得狗仔队这份职业的优缺点是什么?

A:也许这在别人眼中是缺点,但在我眼中,它也算不上缺点。从收入上来讲,在中国干狗仔队收入不高,特别一般。甚至我们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如北京跑会的记者一个月拿的红包多。所以很多人就会觉得,你付出这么多,这么辛苦,但收入又这么低。这就是很多狗仔记者坚持不下去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你会遭遇到很多的不理解,遭遇到一些冲突,碰到一些危险。但是,这恰恰是让我很喜欢这份工作的原因。新闻工作本身就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尤其是狗仔队,它是一个男子汉的工作,它具有挑战性和冒险性,它能给我一种刺激的快感。可能在别人眼里累、苦、危险,在我们眼里这恰恰是它的魅力所在。 干这份工作,我们觉得还可以实现新闻理想,这一点很卑微的新闻理想。我们的工作对娱乐圈的明星还是能产生一定的监督作用的,我们的新闻能够被很多人看到。我们最大的成就感来源于被关注。

Q: 许多网友认为你们挖掘公布别人隐私是不道德的行为,你怎么看?

A: 我们采用的是狗仔队的跟踪、****的新闻手段,这种方式和手段本身是没错的,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新闻报道的手段。我们只是在用特殊手段做新闻。 新闻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真新闻和假新闻。“真实”是新闻的第一标准。我们用照片来反映这种真实。这是我们的工作原则。

Q: 你之前是否预料到网友对狗仔队如此强大的质疑声?

A:(笑)我是2000年1月当的记者,2003年5月份开始用狗仔队的手段报道新闻,到现在,我干这一行已经快十一年了。这11年里,人们对我们的批评、谴责、误解、偏见从来没有停止过,从来没有中断过。但是我也非常开心地看到,骂我们的人越来越少;对我们工作表示理解的人越来越多;给我们点赞的人也越来越多。

Q: 你觉得普通公众和明星的隐私权差别在哪里?

A: 大家还是要把明星和一般的普通老百姓区分开来。公众人物有品牌效应,他们对社会产生的影响力是老百姓不能比的。第一,他具有社会引导的作用,第二,他具有商业品牌的属性。这两个方面要求他在从社会大众身上获取巨大利益的同时,必然要做出一定的牺牲,对这个社会担负更多的社会责任。应该是去年吧,我记不太清了,我们国家有相关机构负责人已经做过公开的表态,说公众人物的隐私权应该让渡大众的知情权。

Q: 你认为狗仔队是哪种类型的记者呢?他和普通的娱记有什么差别呢?

A:我们狗仔队是记者行业的“特种部队”。但现在一提起狗仔队,大家就会想起娱乐记者,认为我们就是专门报道明星隐私的。我觉得做社会调查的记者里面是不是也可以出现狗仔队?就像香港一样。在香港,狗仔队也被称为“重案组”,它是记者行业的特殊工种,也是这个职业的组成部分。 一般的娱记,他们的新闻报道方式都是非常传统的,比如参加发布会、做专访、探班、跟明星有面对面的接触。这种方式很传统和正规。但是,它提供给大众的更多的是一种信息而不是新闻,其次,由于明星的特殊属性,这种采访和报道往往是一种宣传。我们狗仔队就是用****、跟踪这样一种新闻报道的手段,对明星的个人生活、工作进行报道。人的真实一面,往往不会表现在媒体的镜头前。采用这种方式,我们能够对他们起到监督的作用。

Q:你认为狗仔这个职业与道德相抵触吗?

A:道德分为很多类。先说职业道德吧。很多人说我们狗仔队没有职业道德,实际上我们很有职业道德。我们一不跑会,二不拿红包,三不发通稿,我们靠自己辛辛苦苦的努力去做新闻,我们难道没有职业道德吗?难道那些拿红包的记者,帮人家炒作宣传的人,他们就有职业道德吗?所以我觉得在职业道德方面,我们是没问题的。

再说社会公德,我们只是在进行正常的新闻报道,主要是满足社会大众对明星的好奇心。所以在坚持、恪守新闻真实性的原则之下,我们的报道也没有任何违反的社会公德。而且你想,在中国的新闻的体制之下,你拍的东西也不可能有太过分的,也不可能有太过分的新闻让你报道。


最后是人性伦理,就像他们托人求情,就跟我说,马伊琍现在正在哺乳期,她的一个女儿才刚出生,另外一个女儿还很小。看在家庭的份上,看在孩子的份上我们是不是就不做这个报道了。但是我不这样看。第一,我们这个报道是真实的,第二,我们在尽我们监督的作用。通过我们的报道,也许坏事就能变成好事。就像一个脓包,你若不把它扎破,这个伤口永远也不会愈合;如果你把它扎破了,虽然一时会很疼,但不会给你留下隐患。如果我们这个新闻报道出来后,他能痛改前非,重新回归家庭,承担一个家庭的责任,那这不就变成好事了吗?

以前也有人也找过我,说你做****婚外恋的报道,对孩子肯定是一种伤害,父母在孩子心中的形象肯定负面了。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谁都希望自己在孩子心中有一个完美的形象,但不可能永远是完美的。即使不因为我们的报道,你在生活中的其他事情也会让自己在孩子心中的形象受损。孩子通过这些事情能够真正了解父母,这种对父母的爱才是一种理性的爱,这种理智的爱才能长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