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4-9 14:08:56 | 查看: 1165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4月8日下午,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再次开庭审理了刘健转会纠纷案,针对青岛中能俱乐部与刘健之间的“续约合同”真伪进行审理,本次仲裁委员会会议进行了近3个小时,会议结束之后中国足协并未公开宣布庭审结果。刘健本人也没有出现。
会议在中国足协办公楼9层的中超公司会议室进行,会议总共进行了了2个小时40分钟。尽管没有公布仲裁结果,但正如之前媒体报道一样,刘健将很快就会获得中超联赛的上场资格,而就是代表广州恒大俱乐部。只不过需要等待的是,中国足协到底会如何认定青岛中能俱乐部当初所持有的“刘健续约合同”。也许不排除又是一个模糊性的结论,这样既保证了刘健重新获得参赛资格,同时也不会对青岛中能做出处罚。

这起旷日持久的纠纷涉及“俱乐部私下接触球员”、“阴阳合同”、“伪造球员签名笔迹”、“转会纠纷”等等一系列问题。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过去二十年很多不规范的地方公之于众。而中国足坛历史上的阴阳合同可并非仅此一案。
申思合同年薪相差200万
申思于2002年转会上海国际,当时他与俱乐部签订了两份合同,一份是根据足协的限薪要求而签订的工作合同,其中规定申思的工资为每月12000元人民币,交中国足协备案,即“阳合同”。另一份“阴合同”规定,在2003年至2005年的三年中,申思年收入为250万元人民币,条件是申思的出场率要达到60%以上,如果出场率不满60%,按一定比例减低收入。

谢晖状告重庆力帆讨薪
2004年,谢晖因为薪金报酬纠纷将重庆力帆推上了仲裁法庭。这个官司的重点是力帆向足协出具的一份球员的合同,按照这份合同约定只支付谢晖月薪8000美元。然而,谢晖却认为这是一份假合同,因为按照力帆俱乐部的说法,他半年的薪金只有40万元人民币,但是力帆支付给他的工资却是200万元人民币,其中的内幕就是双方签订了阴阳合同。

申花多名球员遭欠薪
2010年年初,有韩国俱乐部追逐杜威,在申花队中失去位置的他希望能够留洋,然而他的转会却受困和俱乐部签订的阴阳合同。在足协的备案合同是杜威2008年初与申花签订了一份两年合同,合同于2010年年底到期,而杜威手中持有的是一份2007年底和申花签订的两年合同,应该于2009年到期。另外,杜威和申花签订的“阴合同”主体是香港某公司,他表示申花两个赛季总共拖欠了自己98万元人民币。最终杜威转会去了绿城,当时的绿城主帅吴金贵在上海与杜威商谈时,曾报警寻找杜威。
郜林也遭遇过同样的问题,他由于在申花打不上主力提出转会申请,但申花用阴阳合同和隐形条款留住郜林,朱骏曾经就郜林事件在接受采访时放出过狠话:“自己手里有没有合同,想想清楚。”此外,由于郜林签订阴阳合同,也被申花拖欠了一百多万的工资和奖金。
2013年初,于涛的“阴阳合同”案件传遍中国足坛。对于这个案件,足协对仲裁委员会的批示是: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最终,仲裁委员会根据于涛在足协的备案合同,判定他为“自由人”。此后,足协高层多次要求注册转会部门,严格执行“备案合同”为准的要求,不给俱乐部开“阴合同合法”的口子。

邀请好友扫一扫,一起观赏精彩乐视体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