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迷社区 和乐迷做兄弟 与乐迷共进步
乐迷社区»版 块 LetvStore 明星应用 洪涛解密《我是歌手》:曾考虑很久请谁对付邓紫棋 ...
2014-4-11 11:43:53 1206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本帖最后由 lvtumihe 于 2014-4-11 11:49 编辑

  

     《我是歌手》总导演洪涛最近有件烦心事,“看到陌生电话,一般不敢接,因为基本上都是来找我要票的。”这种忧虑并不夸张,当《我是歌手》第二季进入收官倒计时,每逢录制,湖南广电门口便会排起“黄牛”的长队,入场券更被炒至天价,远超国内一线歌手演唱会VIP票价。作为本年度第一档顶级音乐真人秀,移师黄金档播出的《我是歌手》第二季表现抢眼,九度蝉联CSM48城市网收视冠军,于全国网亦有亮眼表现,老将韩磊、罗琦[微博]重登热搜榜首,90后香港女歌手邓紫棋[微博]的极速走红更成为席卷全国的文化现象……终极收官之际,本刊梳理节目制作热门话题,独家采访金牌制作人洪涛、谭飞等资深业内人士,以及网络独家版权方乐视网相关负责人,全方位解析这档现象级综艺节目的台前幕后。

  《我是歌手》,你怎么看?


  梁欢(乐评人、歌手)


  《我是歌手》当然让这个歌手一举成名,让那个歌手老树新花,让每个参与的歌手商演价格翻几番。但这不是它的全部作用,它的摄像机数量、乐队阵容、音响系统、剪辑密度,这些东西,提高我们的胃口,让我们再难忍受那些差的节目——这是好节目最大的作用。


  李俏华(制片人、时尚观察员)


  之前《舞林大会》和现在《我是歌手》,最核心的就是成名明星愿意参与,冒着被淘汰被批判的风险,而且各种明争暗斗,各种粉丝掐架,所以话题性和热度一直有,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芒果台节目在时尚方面真是有所欠缺。


  司马平邦(作家、评论家)


  邓紫棋走红是必然的,我惊讶的是韩磊这么低调而有实力的歌手也能再度走红,节目就真的值得好好研究,它的架构和设计一定具有某种合理性。这节目的走红说明,湖南卫视观众群正在走向成熟,还有,老歌手用新方法一样可以再走红。


  柏小莲(资深娱评人)


  这一季我只关心了下我前男神品冠……虽然说他退步得有点厉害,但是总的说来这还是一个大嗓的单一型竞技舞台,狠狠制约了多样性。


  谭飞(资深娱评人)


  虽然第二季影响力有所下降,但依然是华语音乐圈最专业也最高大上的音乐节目,很有生命力。唯一不足的就是,邓紫棋火得太早,后劲没在总决赛爆发出来,还有几位补位歌手,比如说张杰,感觉他阅历不够。


  咪蒙(资深媒体人)


  作为音乐盲,在我看来,《我是歌手》最牛逼之处,就在于它是一个“变废为宝”的节目,哪怕你是十八线过气老艺人,它都能把你的能量重新激活。从第一季最有记忆点的黄绮珊和林志炫,到第二季人民艺术家韩磊、红歌小能手韦唯、摇滚女巫罗琦,这是“进击吧大叔大婶”,这是中老年人士豪华励志套餐。当然,邓紫棋和茜拉这两只90后也很生猛。这个节目的造星能力强大,以前,在内地主流大众心中,邓紫棋的标签是“林宥嘉[微博]的女友”,现在,林宥嘉的标签是“邓紫棋的前男友”,谁更红,谁就是定语。节目还有一种很强的正能量,就是它在很大程度上维护了音乐的纯粹性。在国内,不要说音乐节目,就连《最强大脑》这种比赛智商的综艺节目,《笑傲江湖》这种比赛搞笑能力的喜剧节目,通通变成比惨的节目,选手们不仅要悲惨,还要有新颖的悲惨。相比之下,《我是歌手》虽然也来点煽情,但煽情的比例还不算太高,更多时间回归了音乐本身。


  歌手篇


  编剧+经纪人,迷你工作室全面捧星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编导们都在思索一个问题:请谁来对付邓紫棋?


  一首爆发力极强的《存在》技惊四座后,“小巨肺”邓紫棋走上了四平八稳的夺冠之路。《你把我灌醉》、《喜欢你》……精准的高音和充沛的感情,总能死死击中现场500位草根“知音”的要害,人气亦水涨船高,长期稳居微博、百度等各大热搜榜首位。于是,有网友评论,“之前邓紫棋把《泡沫》唱得那么好,都只能排第五,现在恐怕她随便唱首《喜羊羊》都能拿冠军。”


  对于邓紫棋,蝉联冠军固然欣喜,但之于节目组,四平八稳的赛果就如同一条平滑的心电图曲线——是一场迫在眉睫的灾难。下滑的收视数据也向他们敲响警钟,于是,第六期孕妈妈罗琦退赛掀起收视小高潮后,第七期开唱时,他们终于以破釜沉舟的勇气,往业已形成固定生态的“木桶”里,放入了一条来自马来西亚的“鲶鱼”——茜拉。


  话题选手如何养成?


  黑马&大神,反复接触直至破冰


  总导演洪涛从不否认,用茜拉这一决定是一步险棋。“对于华语歌坛,她的名字真的很陌生。”洪涛解释,“有人担心她名气不够,网友会出现反弹。”但邓紫棋实在太突出,悬念每期都在弱化,为她寻找对手的工作刻不容缓,此前联系的一些歌手又因为各种顾虑未能成行,此时,梁翘柏老师的一句话起了决定性作用。


  “梁老师说,茜拉真的唱得很好。我又问,如果她和我们邀请的这么多歌手放在一起,谁唱得好?他还是说,她真的唱得非常好。”洪涛回忆,“我放心了,那就一定是很好很好了。”于是,当茜拉在《歌手》舞台上完成《想你的夜》的最后一个音符,洪涛知道自己又一次赢了,“她的出现,将会为华语歌坛带来一种新的声音,和一种新的符号性的东西。”


  选秀出身的周笔畅[微博]与张杰在参赛前也有过一番挣扎与顾虑。“张杰其实从第一季我们就一直在邀请,但他一直在犹豫,到了节目快开始时,我们已经请了周笔畅……”导演洪涛对网友加诸“选秀歌手”身上的诟病不以为然,“他们是选秀出身,但他们是不一样的,我们节目对歌手选拔的主要考量标准就是实力。比如你要在内地选一个有分量、有实力、有位置的男歌手,抛开选秀不言,张杰应该算是这样一个符号。”


  如果说“黑马”令人惊喜,那么久未露面,甫一出场便引爆观众集体记忆的老牌歌手韩磊和罗琦就能称得上“大神”了。能说服二位“大神”前来参赛,也是洪涛导演十分津津乐道的事情。“我早在20年前就听过韩磊大哥的现场,他不仅能唱出《向天再借五百年》这种帝王之声,也能唱出《旭日旅店》这种细腻和柔情。”因此自第一季起,洪涛导演便向韩磊大哥提出邀约,“基本上他都断然拒绝,连谈的机会都没有,到第二季时反复接触才渐渐破冰。”而“萌叔”韩磊刚开始来到《歌手》时也并不适应,直到《花房姑娘》后才渐入佳境,后来唱《送别》、唱爵士,慢慢找到感觉,丰富的内心层次一点点展开。准妈妈罗琦则是《歌手》第二季第一步确定下来的人选。“她曾经是中国唱现场最牛逼的女歌手,我们那一代人十七八岁时的偶像。”洪涛透露,第二季物色人选时,自己曾赴北京聆听罗琦的现场演唱,“20多年过去,她没有一丝‘油’的感觉,还是很诚恳,发自心底的强大爆发力令同行的导演听得热泪盈眶,那时候也不知道她已经怀孕,就是觉得摇滚的罗琦又回来了!”


  媒体关注度如何养成?


  编剧+媒体经纪人打造迷你工作室


  媒体经纪人是《我是歌手》第二季中的新名词,7位资深报刊记者的加盟使得本就配置完备的“智囊团”再添一个“外宣”功能——活生生一个围绕在艺人身边的迷你“工作室”。


  周笔畅的媒体经纪人谢子明向记者透露,《歌手》第二季每位竞演歌手除带各自经纪团队、造型师及制作人前往外,节目组会分别为每人配一名编剧、一名芒果经纪人(通常由芒果名嘴担任)及一名媒体经纪人。与《爸爸去哪儿》一样,《歌手》的编剧需要从选手下飞机就紧随其后,提供大量讯息,并为歌手台下反应、歌曲展现等提出意见,歌手身上的话题和线索也由贴身编剧挖掘。编剧与媒体经纪人的合作,使得话题的传播效应成倍放大。


  张宇的媒体经纪人许思鉴悄悄告诉记者,一次接机途中,因为天气延误“偷”得一小时空闲,一同前往的编剧小姑娘很快就睡着了,“她醒来后告诉我,自己已经24小时没睡觉了,一直扑在节目上面。”许思鉴说,当晚三点多录完之后,这位编剧去跟团队策划碰撞内容,第二天一早,又见她红光满面地出现在台里,直到凌晨四点。“这里的编剧和每一个接触到的幕后人员,都像精密仪器一样高速运转,精力旺盛,创作力惊人,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


  总导演洪涛则对记者坦言,媒体经纪人的设置,是团队在节目执行过程中迸发出的想法,“在总决赛这个时候,加入一个媒体经纪人,是想让媒体深入到节目的制作过程中来,也希望你们能够在媒体圈子里了解我们做节目的诚意。”


  这决定的附加效应是惊人的,据百度指数显示,7大媒体经纪人初次亮相的半决赛以当日媒体指数761、头条数475,达到两周内最高值,周笔畅当日媒体指数为266,亦为两周内最佳。


  戏剧张力如何养成?


  40多机位+48小时,无死角记录


  与第一季最多时的38个机位相比,第二季《歌手》机位增至40多个,两组人马专门负责艺人48小时全方位跟拍。“每一间歌手房里都有一个固定机位,一般是对着沙发。”媒体经纪人谢子明透露,“跟拍时使用的机器有两种,一种是手持、另一种是斯坦尼康。”


  而《我是歌手》相较于《爸爸去哪儿》,专业性音乐表演占去大部分时间,在故事与戏剧性方面难免稍嫌不足。总导演洪涛坦言,棚内真人秀《我是歌手》与户外的《爸爸去哪儿》在制作手段、拍摄手法,甚至剪辑上的核心规律都是相似的,“都是一个怎么去还原、去展现情感的过程。”


  所以,如果能“用一个周密的部署和技术方案来做保障,有效地记录到歌手们最有闪光点的地方”,就能将《歌手》素材做到最丰富,最大限度增加看点—增加机位就是这样一个简单且行之有效的方法。“如果歌手在幕后发生了一些事,你没有拍到,只是让艺人去说,画面的冲击力和故事的感染力就会差很多。”洪涛如是说。


  而艺人之间的“火药线”,以及艺人与经纪人之间的“Love Line”亦是增加看点的利器,邓紫棋与周笔畅的“火药味”、周笔畅与经纪人孙坚[微博]的“恋情”都成为粉丝喜闻乐见的热搜词汇。经纪人谢子明在录制手记中写道,“由于时间紧张,歌手之间不会经常串门联系,另外,真的有杀气!”而韩磊的媒体经纪人小猪也向记者透露,韩磊老师经常通宵排练,其余歌手时间也很紧张,少有机会坐下来谈笑风生。


  谈及艺人的“暗战”,总导演洪涛一笑置之,“应该是艺人自己表现出来的,节目组不会去主观设计。但导演组会从他们的选歌和表演状态去发现一条线,然后采取一种讲故事的方式,表达出来。当然,我们有时也会根据歌手的作品预埋一条线索,然后在采访的时候,有意地去捕捉这一切,播出时再把它放大,或者凸现出来。”


  总导演洪涛回应三大质疑


  1、首发阵容弱?


  媒体人小刀:首发阵容中没有几个压轴的,人选有问题。


  洪涛:我觉得这个节目我想做到,让每一个参加的歌手都能代表一种综合现实,让每一个年龄段都有自己的一个专场位置和一个代表。这一季我觉得也是非常强的,都很能唱。但节目也确实留给我一些遗憾,应该就是一些想邀请的艺人没能出现在节目中。一是时间太急,团队也一直有其他任务,基本上10月才开始去正式地去落实艺人,还是有点晚。


  2、飙高音才能取胜?


  柏小莲:这还是大嗓单一型竞技舞台,狠狠制约了多样性。


  洪涛:就像体操比赛,一个人动作越惊险,完成难度越高,名次就越高,这是很正常的现象。而且在气场强大、音响这么好的舞台,无疑高音是能让情感宣泄得最淋漓尽致的一种表达。但我们还是希望有些不同色彩音乐进来,让大家受到更多音乐魅力的感染。说飙高音能取胜,也不尽然,比方说像韩磊老师唱《爱的箴言》,他就没什么高音。


  3、第二季影响力不如第一季?


  编导小熊:所有节目影响力都不可能超过第一季。


  洪涛:我们一直在努力,因为做节目肯定希望更多人喜欢它,但我们觉得,基本上只要认真在看这个节目,都很喜欢这个节目。第一季是“现象级”,基本上全国人民都在谈论,但真正热爱音乐的人,现在也是非常喜欢这个节目的。包括现在一票难求,你看连门口卖票的都觉得不可思议,说一个电视节目,黄牛票居然能够卖到三四千块钱一张。


  制作篇


  执行力强大,以直播标准做录播


  媒体人小刀对记者说,林志炫与杨宗纬上过那么多节目,“能让我安静下来,用心听他们唱歌的,只有《我是歌手》。”


  同理,邓紫棋在无数Live与电视节目中都唱过《泡沫》,但在某门户网站视频热度排行中,只有《我是歌手》中演唱的《泡沫》,以各种剪辑版本牢牢盘踞热搜首页。


  同样是邓紫棋,同样是《泡沫》,为什么只有在《我是歌手》中,才会让大多数人产生惊艳之感?


  模式:细节创新无极限,总决赛“真人秀+直播”


  “这是因为一个成功模式塑造出的气场,令观众一秒产生代入感。”电视策划人舞美师说。观众对综艺节目向来有多方面需求,娱乐、情感、刺激、悬念等等。而节目模式如同收纳箱,成功模式能够将各种悬念、刺激、神秘等元素融入到内容之中——源自韩国的《我是歌手》就拥有这种良好的收纳神器。


  “模式决定气场,气场抓住不观众的话,节目就失败了。”舞美师表示,“《我是歌手》也是模式的成功,你看它中间有神秘,艺人PK时有刺激,花絮里又有情感和笑点,洪涛出来宣布名次时又制造出悬念……这些都塑造出一种引人入胜的气场,观众很容易产生代入感。”


  洪涛团队在细节上的创新也为原版模式带来新鲜空气,复活赛、总决赛与歌王的设置,为节目带来另一种质感。同时,为捕捉观众细微面部表情,将原本韩版对观众席的6台摄像机增加到了8台。洪涛还向我们透露,总决赛将采用“直播+真人秀”的形式,“这对技术上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而且我们受时长限制,当然,观众也许关心的不是手段上有什么样的创新,所以我们依然会在音乐质量和歌手的艺术感染力上花更多心思。”另外,韩磊大哥还将为自己的演唱带来10个美声、8把马头琴和8个呼麦——“一般只有大型音乐会才会有这样的配置。”


  投入:同类节目消耗资源,第二季艺人成本增加


  张宇的媒体经纪人许思鉴曾亲历第一季《我是歌手》齐秦[微博]专场与第二季半决赛,比起第一季,他对第二季最直观的现场印象是,“制作的整体升级,声光电都是国内一流。”舞美师对第二季制作水平评价亦非常中肯,“制作、流程、内容方面没有任何问题,我觉得都非常好,唯一的问题就是,前几期灯光比较差。”


  《我是歌手》第一季播出时,音乐总监梁翘柏曾在采访中透露,“一般演唱会或小型歌友会,6至7个乐手就够了,但《我是歌手》现场乐队有29人。”而总导演洪涛对程度的要求是“最好”。


  因此,这档号称“芒果台投入最大的季播节目”第一季时以每期500万制作费用及1000多小时拍摄素材震惊业界。谈及第二季投入,总导演洪涛表示,“投入更大了,起码在付给艺人的酬劳上有增加。”他解释,“第一季的时候,我们其实是没有底的,节目出现以后又引起类型化效应,其他节目过多消耗了这个资源,让我们请艺人越来越难,而且第二季的张杰、周笔畅,包括韦唯、韩磊等都是市场上身价很高的艺人,所以投入增加了一些。”


  执行力:团队行动快如闪电,录播做到直播标准


  一位知名电视制作人形容洪涛与他的团队,“在现场就像黑衣特工,行动快如闪电,执行力为国内顶级。”


  亲历过多家卫视及制作团队录制现场的小猪(韩磊媒体经纪人)也对洪涛团队的执行力赞不绝口,“没有NG,中间等待时间很少,明明是录播,却到了直播的标准。”


  洪涛本人对团队亦有自信,“我做节目的理念就是坚持纯粹,就是用纯粹的心,尽全力去做,观众会给什么样的反馈,其实并不重要。不过让我唯一欣慰的,就是从第1期到第12期,每一期节目在制作上都能保证中国电视上的高水平,这方面我真是问心无愧。”


  也有不一样的声音。舞美师认为,“洪涛快要被业内神化了,我觉得这样不妥。”他向记者表示,“在细节的创意方面,我是很佩服他的,他绝对在国内是顶尖的,但是在节目模式方面的研究、创意方面,以及对模式、理念的理解,我觉得还算不上一流。”


  洪涛团队似乎也已意识到这一点。在4月1日举行的《新周刊》“2013中国电视榜”颁奖礼上,一位年轻的女编剧代表《我是歌手》节目组上台领奖,发表这样一段获奖感言:“这个奖是对引进模式和团队执行力的肯定,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会努力研发自己的综艺品牌。”


《我是歌手》衍生出的三大术语


  邓紫棋现象


  这是90后港台流行歌手第一次在内地掀起的全民热潮。粤语区的如日中天与国语区的寂寂无名,甚至被冠以“林宥嘉女友”这一定语—这一现象被《我是歌手》所打破,如今她已成90后流行文化代表,年轻人于社交网络不遗余力地推介她的各种资讯,逐渐影响到中年人。这也是《我是歌手》首次显示出其极为强大的造星功能—不仅挖掘了老歌手的新面貌,更重要的是创造了一个年轻歌手的全民效应。


  汇流


  英文为Convergency,意为整合各种数字介质和媒体,实现影视文化产业中的相互开发,比如《爸爸去哪儿》大电影与《我是歌手》纪录片就是典型案例。


  职业观众


  尽管节目组一直否认,但国内出现职业观众群体已是不争事实。他们用自己的情绪表演,引发电视机前观众对节目的代入感—尽管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细节,但细节多了就形成节目的气场。


      如果你想在电视屏上看《我是歌手2》的更多视频,又或者玩更多经典的游戏,敬请登陆中国第一智能电视应用商店Letvstore,下载地址是:http://service.letvstore.com/tvstore-tv-service/api/tvservice/manage/last?m=10,下载完毕后将Letvstore安装包安装到您家安卓系统的电视上,并保证电视处于连接互联网状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