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5-31 22:15:12 | 查看: 1570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归来》剧照

    走出电影院时,朋友说前面那位大婶哭得厉害——我想,她才是这部电影的观众吧。而至于我们这群80后、90后,似乎只能算是过客一样把它当作一部爱情片来看待,就像是看待中国版的《初恋50次》一样。

    陆焉识回家后选择不再去原单位上班,这我很能理解,因为那个时代将他深深伤害,而如今又对他敞开怀抱,这难免让人心有余悸而忌惮再次受伤。知识份子是坚强而又脆弱的,脆弱的属性致使他不似乎不敢再次靠近,也不愿在之于社会的那份情感上“归来”,但脆弱又让他必须面对生活。

    陆焉识一次又一次地试图唤醒妻子冯婉瑜对他的记忆,但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这一次次的过程像极了《初恋50次》的情节,只不过前者有深厚的时代背景——那个癫狂的时代。冯婉瑜是很想“归来”的,但现实给她的创伤就像一个盖子,始终将“归来”盖在下面不得而出。

    结尾处,镜头由近变远,空空的镜头里徒剩两个熟悉却又陌生,且各自的心里都有一份“归来”期待的老人。冯婉瑜期待记忆中的陆焉识归来,陆焉识期待身旁的冯婉瑜能将她记起。

    有人说《归来》这部电影象征着张艺谋艺术电影的归来,但就像电影本身一样,归不来了。《英雄》、《十面埋伏》、《黄金甲》等商业片已成张艺谋导演生涯里无法抹去的标签,就像冯婉瑜一样,女儿的背叛、方师傅的欺凌、社会的打击……这,如何让她自愿“归来”?

    潜意识里,冯婉瑜可能宁愿生活在丈夫陆焉识没逃出来之前,因为这样她还能有所期待,能期待着丈夫归来。而女儿的告密使得丈夫被抓,也破灭了她对丈夫归来的期待——归不来。

    对归不来的社会现实的理解,以及心灵上的逃避和不愿面对,使得即便陆焉识站在冯婉瑜面前,冯婉瑜也在脑海里将他剔除,因为陆焉识这一个体在她脑海里已成为一个符合,一份生活的寄托,以及自身命运延续的根,而这是归不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