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pg


5.jpg



欠缺有创造力的中场以及意识良好的中卫,加重了阿根廷对梅西的依赖。梅西的存在减弱了阿根廷的危机。阿根廷国家队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前锋,但在中后场却欠缺传统的中场和后卫。对阿根廷国家队主教练萨维利亚来说,这个问题是比较棘手的,因为他只能在马斯切拉诺这一名球员的基础上建立阵容,小马看上去是阿根廷最后一位传统中场。

  萨维利亚观察后得出结论:“最近阿根廷出现了很多能够解决眼前问题的球员、能过人的球员、会临场发挥的球员,但战略性的球员越来越少了,战略性球员过去可以预判问题,在行动之前就知道该怎么踢。”

  过去一个世纪,阿根廷都用“大师”和“工匠”标准将球员分类。像莫雷诺、迪斯蒂法诺、阿尔迪列斯、马拉多纳、雷东多都被列入大师的行列,他们不仅仅是技术出众。这些大师充分了解足球的复杂性,而且将语言作为交流工具。但这一传统在阿根廷已经被打断多年了。现在阿根廷国家队的球员大部分都是沉默寡言之人,对自己的职业缺乏应有的理念。

  帮助阿根廷拿到1986年世界杯的巴尔达诺表示:“这是文化的变化,过去足球无处不在,在街角、在咖啡馆、在操场都能看到足球。那是一代传一代的传统。记得我在当皇马主教练时,有一次我回老家,去跟街坊邻居中的长者踢一场比赛,有人左路突破,我防守时看着皮球,一位老人冲我喊:‘皇马教练,只传中是进不了球的,快盯住对方前锋!’持续不断的语言信息能帮助你理解足球。我们自命不凡地将之称为概念,但这是任何战术体系都用到的基本原则。”

  巴尔达诺在1986年世界杯上的队友奥斯卡·加雷,曾执教阿根廷国青队,他指出阿根廷国家队的危机源自商业对足球的扭曲。“你很难在短期内找到有水准的中场和后卫。小孩子总是想方设法成为前锋,因为这是市场的要求。踢前锋经济收入方面更可观。除了大学生竞技等少数几家,阿根廷俱乐部的高层根本不会设立长期规划,大部分俱乐部的经济都被摧毁了,球员有6个月的甲级联赛经验,他们就想卖掉了,像最近被马竞买去的科雷亚就是如此。高层将压力传给教练,教练就传给球员。这导致现在的阿根廷足球目光短浅,像费罗那样执教一支球队14年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再发生,现在一位教练在一支球队执教3年就创纪录了。”

  巴尔达诺指出:“大师时代结束了。那些只谈论概念的大师不存在了,现在阿根廷各青训营的教练不是教练,只能成为工匠,他们不是教你怎么获胜,只是教你怎么踢球。但现在,哪怕对青训营的教练来说,获胜也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事情。因为他们不想终老于青训营,他们想要跳跃,而全世界都知道,输球的教练是不可能跳级的。因此,获胜比培养天才就重要多了。”



  巴尔达诺认为,过于注重身体对阿根廷足球来说也是一个毁灭性的因素。“那些小个子的天才球员因为得不到机会,就会失去自信心,此外自然也失去足球的节奏。对成长来说这是非常可怕的。西班牙在改变,20年前西班牙把预测身高低于1米75的小球员都排除在大门之外,但最近西班牙这一批好球员身高都只有1米7左右。哈维和伊涅斯塔获得了银球奖和铜球奖。足球艺术与身高无关。但足球里有很多的外行,他们搞出一些让足球越来越远离本质的理论。对身体和战术的迷恋,让对足球的理解成为只有教练掌握的事情。”

  阿根廷主帅萨维利亚点出了大批年轻球员海外淘金引发的危害:“过去一个球员很难踢上甲级比赛,要想保住位置就更难。内部竞争非常激烈,因为几乎所有的国外市场都关闭了。今天踢阿甲非常容易,很多球员没做好准备就在阿甲上场了。因为太多的球员被出口到国外。俱乐部要想生存,就必须出售球员。”

  巴尔达诺指出了阿根廷足球的堕落和球迷口味的降低,“你看阿根廷的比赛,现在就感觉放了一大窝蚂蚁上去,所有人都出来,都在跑啊、跳啊、拼抢啊。这也影响了球迷,他们以前喊‘奥莱奥莱’,现在喊‘冲冲冲’。所有球员都觉得自己要奔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感觉良心上过得去。一个球员在场上奔跑了,竭尽全力了,谁还能指责你?过去一个球员踢得不好我们要批评,但现在我们只指责不跑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