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桐

自由撰稿人,世界***暨体育现象研究者。2002年走红于网络,先后在《南方体育》、《体坛周报》等媒体开设专栏。




尽管巴西人偷师我大国安,为全世界植被最丰富的亚马逊体育场刷上绿漆,但特里大哥的缺席显然还是让英格兰球员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兰帕德的前队友,韦恩·布里奇就高兴地告诉BBC记者:现在的年轻人再也不用一边踢球,一边靠眼神守护看台上花枝招展的WAGS(太太团)了。


这是英格兰近年来少有的和谐时刻,没有丑闻,一件也没有。和前辈们一样总是被本土媒体高估的优秀年轻人不断涌现,而“维尼熊”和“史莱克”这样的老同志依旧是领袖,为英格兰保驾护航。


这是鲁尼的第三次世界杯。四年前,他只能在中前场徘徊和输送,作为目标直指查尔顿的前锋,截至今天,世界杯的进球成绩还是令人尴尬的零。斯特林,这位足球经理游戏中的妖人,英格兰的未来之星,用绝不靠谱的传中提醒我们,他与贝克汉姆之间境界的差距。


前埃弗顿现曼联球员鲁尼传中,前切尔西现利物浦前锋斯图里奇完成进球,然后英格兰理疗师、前阿森纳队医加里莱文因庆祝扭断了自己的脚踝。这就是英格兰复杂的三角关系,带着曾让巴洛特利深深迷恋的哈里·波特的魔幻味道,如今的英格兰,在逆境之中,不会再有拯救者。


依稀记得1998年6月30日,英格兰在法国圣埃蒂安被阿根廷淘汰出局的当晚,一位英足总官员秋雨含泪般地对BBC记者表白:“我多希望下届世界杯一周后就开始,因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永远是“史上最好的英格兰”,永远热泪盈眶。这便是传说中欧洲中国队的宿命。


八年之前,因为黄健翔非理性地咆哮,以及后巴乔时代的意大利令人发指的1比0主义,我成为所有意大利球迷的公敌,即便四年前的南非,我依旧写下《一碗意大利牌炸酱面》,以示我与所有保守势力的绝不妥协。


后来,普兰德利来了,这个足球圈里难得的好男人开始了对意大利的改革,而从两年前的欧洲杯开始,意大利持续为熬夜的球迷奉献开放的足球,则让我与意大利重新达成了和解。


个现代足球战术体系中仅存的古典主义大师皮尔洛,一支有进取心的意大利,都值得拥有。世界杯开始前的热身赛,意大利人保持多场慢热剧情之后,在最后一阵对前恒大球员孔卡领衔的弗卢米嫩塞的比赛中,踢出了不可阻挡的热情。


四年前被新西兰玩弄出局的惨痛经历,让如今的意大利充满对更多进球的饥渴。而英格兰,正不合时宜地成为意大利试枪的靶子。两年前的欧洲杯意英之战,皮尔洛一人的传球便超越英格兰所有中场球员的总和。两年之后,35岁的皮尔洛依旧保持着对英格兰中场的全面优势,相反为加强中场控制,霍奇森不惜坚决抛弃英格兰100年不变的442道统,但全场比赛,红军双核杰拉德和亨德森的触球次数加起来还是只有134次,微弱领先皮尔洛一人的117次,至于有威胁的传递,更是判若云泥。


两年前,英格兰倒在点球决战之后,著名诗人贺炜也在比赛最后时刻激情吟诵麦卡特尼写给母亲的名曲“Let It Be”,但与鲁尼一样,即使抵近观察,也找不到腰在哪里的英格兰,纵然拥有还算出色的冲击力,前程依然黯然。


相反,乌拉圭被哥斯达黎加爆冷,以及手上稳定的三分,却让意大利人的巴西路线图越来越清晰。南美洲的天气,素来是欧洲球队的天敌,但慢热的意大利却从来不惧高温,1994年他们在炎热的美国直杀入决赛,去年的联合会杯,他们又在盛夏的巴西打进前三。


一个健康的皮尔洛,一个刚刚向范妮求婚成功并且成功地拥有了范尼在禁区里的嗅觉的巴洛特利,再加上刚刚续签两年合约的普兰德利,将让意大利在巴西,走得很远很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