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6-19 09:50:41 | 查看: 425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清晨时分,经历两场大战过后回到家中,虽已是疲惫之躯,但还是想说点什么。这种纠心结肠、欲语还休的感觉折磨之下,还是硬睁着双眼坐在电脑前。一名万里之外、普通球迷的倾诉欲是很容易解决的,而在巴西马拉卡纳球场的替补席上,哈维想必也有着老夫聊发的欲望,但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披挂出阵,总不比打开WORD来得容易。

日光之下无新事。卫冕冠军小组出局,在世界杯上早已不是罕见的戏码。法国、意大利、巴西都尝试过这种壮志未竟的感受。但西班牙,顶着“史上最伟大国家队”(夸张一点,有人觉得都不需要加上“之一”)的名号,两战皆败,还是足以惊爆全场。

当然,从第一场小组赛后,甚至是开赛之前,已经有些观点阐述了对于卫冕冠军的看衰。而事情的发展,也的确向着最坏的方向前进了。


关于斗志

赛后诸葛亮的一句话:对于西班牙来说,如果大败荷兰之后的对手是澳大利亚而不是智利,想必情况会乐观许多。

澳大利亚凶则凶矣,但是技术能力上存在明显软肋,凭借技术优势、西班牙或许还能战而胜之。而智利队——虽然教练换成了桑保利,但他们依旧秉承了贝尔萨、甚至说是这支国家队一直以来的“优良”传统:快速、疯魔、进攻至死、充斥着“燃烧直至殆尽”的摇滚气息。之所以在“优良”上加个引号,自然是因为这样的足球哲学足够性感却不适合求胜,在赛会制的比赛中很容易虎头蛇尾。燃烧过程越是凶猛,对氧气的消耗越激烈,直到耗尽。

但在某些情况下——比如说,对手刚刚遭遇一场大败,己方又首战取胜、占据优势地位——此时球员斗志昂扬、体能又足以支撑,这支球队会让拦在面前的一切对手吃尽苦头。桑保利赛前就豪言:会尝试把西班牙打回伊比利亚。毕竟四年之前的南非,西班牙也是在多打一人的情况下才一球险胜。鼎盛时期尚且如此,四年之后刚刚新败,心志受挫的卫冕冠军更是难以抵挡“趁你病、要你命”的疯魔之师。

本场比赛的西班牙,用佩德罗替换哈维、马丁内斯替换皮克。佩德罗能够在前场提供宽度,能够帮助西班牙踢得更加“平衡”。在首战派上五名控球中场、却被荷兰抓住边路空隙导致惨败之后,这种重新找回平衡感的尝试是很重要的。马丁内斯也早已在欧洲足坛证明过自己,这一调整倒没有太多根据对手而来的针对性,更像是以状态为基准的轮换。相比研究对手,博斯克还是采取了以我为主的策略,希望通过位置更换找回整体状态以及掌控比赛的感觉。

但是智利从第一分钟就开始穷追猛打。美洲球队绝不缺乏个体技术,智利这个山地国家培养出来的球员更拥有充沛的体能、速度和对抗能力。虽然身材普遍矮小,但这同时意味着灵活、稳健下盘和快速冲刺。最好的例子:佩德罗对上身高不到180的“中后卫”哈拉,无论强走外线抑或持球内切,压根就没占到过便宜,直到离场。西班牙也没能通过这一位置的变化,带来进攻局面上的改观。

三中卫两翼卫、比达尔前移,与首场的4312不同,本场比赛的智利更像是一个343的阵形,以不知疲倦、换下前跑动超过1万米的比达尔带领下,从前场就开始点对点的逼抢。中卫前压、后腰顶防,西班牙整个上半时都在智利的中前场压迫和围绕着桑切斯/巴尔加斯进行的就地反打间来回奔波、疲于奔命。

TIKI-TAKA在往年中的完美呈现,是稳住节奏,来回传导,利用传控技术和传导体系的优势消磨对手,使他们在防守重心的频繁转移中逐渐散失专注度和防守意志。然后抓住时机突然提速变奏,利用小范围的个人突破与传切配合穿透防线,进而牵一发动全身、或射或传尽在掌握。而在这个凌晨,西班牙连最基本的稳住节奏都颇难实现,更不要提之后“消磨对手”的一系列步骤。倒不如说,是西班牙自己,在智利引领的快节奏攻防转换间“被消磨”了。

如果这是西班牙的世界杯首战,或许博斯克的球队还能尽一切努力稳住心态、以保证控球权为前提重新掌握节奏的控制权。但是惨败荷兰,已经在球员们的心中埋下了自我怀疑的种子。本场比赛开局不占优势、比分更是率先落后,占不得先机,连锁反应也就起步了。跟小组首战一样,求胜欲的消失,正是败退的开始。



关于妥协

下半时初段,重新振作的西班牙一度重新掌握了比赛的主动,拐点正是半场过后小将科克的上场。替换阿隆索之后,科克在攻防两端都贡献出了更多的活力,帮助西班牙抓住了智利体能下降、压迫强度下降的时机。在他的牵线过渡之下,西班牙先是宽度的应用上有所改善,伊涅斯塔和席尔瓦相互之间也出现了多次的小范围传切配合,这一切都意味着卫冕冠军重新回到了比赛中来。布斯克茨错过的绝佳机会,正是出现在下半时开场10分钟以内。

但是,西班牙随后的调整却有些出人意料:换下高度和身体上都占绝对优势地位的迭戈-科斯塔,换上身体状态大不如前的托雷斯。哪怕是“金童”还叫“金童”的时候,他也不是以攻坚能力强而著称的。随着时间再一步推移,西班牙的体能也到了枯竭的境地,比分就彻底无法改写了。

这场比赛智利的三个中卫:梅德尔、F-席尔瓦和哈拉,平均身高175.6CM,在各自俱乐部队担当的都是边后卫/后腰的角色。严格意义上,本届智利国家队就压根没招入一名正牌的中后卫(从另一个角度,这也说明了这支球队对进攻的过分重视)。如果西班牙能够围绕科斯塔做文章,凭借他1米88,85公斤的身体条件,完全可以在智利中后场的一群小矮人中找到鹤立鸡群的存在感。但是,谨慎的博斯克还是选择了对位换人。西班牙也终究没有像比利时一样用高点轰炸打开天堂的大门。

被淘汰出局之后,关于内格雷多和略伦特的争议必然会被摆上台面。但是从博斯克,乃至这批冠军班底成员的心态角度去分析,这种“保守”的选择也不能称之为错误。从瓜迪奥拉到博斯克应该都清楚,这台仪器过于精密了、精密到安装其他完好(完好的,优秀的!)零件、都会呈现出截然不同功效的程度。纵使科克青春逼人、纵使席尔瓦灵动飘逸,但是哈维的角色无人可替,就是无人可替。朴实跑动一万米,传球成功九成七的艺术没有其他人能够呈现。同理,迭戈-科斯塔遭遇的一切,也很可能会出现在内格雷多和略伦特的身上。

也有另一个设想——如果略伦特在阵,和DC双鬼拍门,对于智利防线的攻击效果肯定拔群。但是对于这个疑问的回答也很简单:这不是西班牙,起码不是近年来的、人们心目中的冠军西班牙。布斯克茨无过则用,拉莫斯定位球攻击力难以割舍,皮克也是被证明状态惨淡后才被替换……对于老帅而言,面对满更衣室的冠军球员,每一个都是经验丰富、功勋卓著,虽然表面上淡定自若,但在心中,排定首发名单已然成了头等难题——新与旧的冲突、情感与革新的撞击,又怎能简单抹过?

选择首发马丁内斯和科克?还是重用加比、胡安弗兰的马竞帮?胜固然一切顺利,但若遭遇失败呢?阿隆索的精准长传硬朗防守、拉莫斯欧冠决赛的头球救主、布斯克茨如机器般稳定的接驳,又都会成为舆论提出挑战的论据。“博斯克行险用兵”也会代替如今的“博斯克固步自封”,登上媒体的头版标题。解说员贺炜说得很对,只有胜者强,没有强者胜。胜利者纵然自己一言不发,也会有无数赞颂为其编织起华丽外套;败者纵然挖心掏肺,也有刁钻角度的万箭齐发。

让四年之前的主力射手比利亚坐穿板凳,使用闹得满城风雨才转向来投的科斯塔,也许已经是64岁老帅在“冠军之师”这个名号的压力面前、最大程度的妥协。



关于脚步

“TIKI-TAKA死了”

“西班牙王者末路”

“英雄迟暮、壮志难酬”

卫冕冠军的出局,总会伴随着类似的标题。更何况是过去多年间执世界足坛之牛耳的西班牙。但在表面上终结王朝的同时,他们带给我们的财富却继续发挥着意义,推动着足球的脚步前进。不大恰当的比方:秦朝二世而亡、书同文车同轨的准则却流传后代、帮助这个文明延续至今。

近两个赛季,“压迫”代替“控球”,成为新的大热名词。有早前多特蒙德的压迫反击,有拜仁慕尼黑夺取三冠时的强韧挤压,也有马德里竞技的疯狂逼抢、刀口舔血。但在我们赞叹与激动的同时,不妨想一想压迫、尤其是中前场压迫概念究竟是谁在近年间运用最为自如、将其带上了最高舞台的顶端、带到了我们的眼前。

西班牙和巴萨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控球、传导与渗透,也有围抢、压迫和切割。让当年对手们绝望的,不仅仅是防线始终风雨飘摇,也有反击的尚未成形就胎死腹中。一支登上巅峰的球队,必将被放在聚光灯下接受全世界不厌其烦的剖析和解读,而在这样纤毫不弃的咀嚼下,足球的匠人们舍弃难以模仿的成分,吸收、学习和化用那些能够用其他路径达成的做法。体系不够建全,用跑动补足;渗透不够精准,用速度和个体能力掩盖。速度、力量、技术。运动的三大基本属性相互重合叠加,足以弥补在某个单项上的劣势。就像智利,个体技术诚然出色,但和席尔瓦、伊涅斯塔相比尚不够细腻。可是速度和力量方面的优势,却让他们打出了更加全面的足球。“压迫”的概念绝非打垮旧秩序的武器,只是青出于蓝的演化而已。这样的演化自足球诞生起就未曾停歇,它见证了424的横行霸道,见证了防守反击的大放异彩,也见证了TIKI-TAKA的春风得意。现在我们所见的所感的,只是历史长河、演变过程中的一个稍许不同的节点而已。

在这个关口,无需哀叹时代的结束。“时代”只是某段时间的代词,而时间的脚步是不会停歇的。容不得怠慢、见不得踟蹰。你若呆愣一下,它迈起的腿脚就会踹在你的屁股上,逼迫着你不断向前。TIKI-TAKA没有消亡、西班牙足球没有崩溃,它们只是暂时进入时代的背面,等待着螺旋上升的另一次反转。请记住,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我们每一次睁开双眼时,身处的都不是结果之后,而是过程之中。


已有 1 人评分 经验 理由
zhou-yu + 50 + 50 赞一个!

总评分:  + 50  经验 + 50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