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6-19 13:38:01 | 查看: 577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穆勒打进他第三个球的时候,我终于明白究竟为什么我不喜欢这支德国队了。
其实,从很多意义上来说,这支德国队和我深爱的NBA球队马刺队非常像 ——行云流水的进攻,水银泻地的反击,星罗密布的防守,严谨认真的态度,还有多少年如一日的稳定。
这是马刺队,也是德国队。
但是我终于明白这支德国队和马刺的区别。
这支德国更像是一台机器,而马刺是一个大家庭。


穆勒的世界杯进球已经多少个了?8个,而他今年才仅仅26岁。
而大罗的世界纪录,也不过15个。
可是他这样一直下去,即使打进了15个进球,又能怎样?他始终,始终没有大罗身上那种传奇的气质,他也始终打不出钟摆式过人,落叶弧线这种招牌式进球,更不用说他有没有大罗背后动人的故事。


德国队对待足球的态度,一如他们国家对待科学的态度,如此严谨,如此数据化。当他们南非世界杯上败给西班牙时,他们说,他们发现如果控制西班牙球员短传距离在4-5m以上(具体怎么说的我忘了),他们很有可能取胜,只是他们没有做到。
他们在扑对方点球的时候,详细研究了对方守门员的扑球习惯。
他们像一部机器一样获取冰冷的胜利。


可是,可是足球不是科学研究啊。
足球是什么?是球场上心有灵犀的默契,是常在一起踢球的友情,是打破想象空间的创意,是贫民窟中孩童的乐趣。
足球是快乐,足球是艺术啊,什么时候起,足球只变成了冰冷的胜利?


朋友说,你总是感情用事 ,太感性。
我说,我从来不认为对待艺术是要理性去面对。


这篇小小的随想,无关胜负,无关强弱,德国队是一支强大而让人肃然起敬的球队,我却一直在内心无法欣赏,现在我终于明白这其中原因。
如同《白马啸西风》的结局——可是哈卜拉姆再聪明、再有学问,有一件事却是他不能解答的,因为包
罗万有的「可兰经」上也没有答案;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甚麽法
子?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
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
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