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西,只要双方都满18岁,***易就是合法的:在世界杯开始前,巴西政府竭尽所能,确保将记录在案的恋童癖拒之门外;里约的警察也关闭了大西洋大道(Avenida Atlantica)上一家叫 “阳台”(The Balcony)的***,因为他们发现有未成年少女在那里工作。【寻找懂球帝,世界杯球衣天天送

这家***距离本届世界杯 “球迷节”(Fan Fest)的举办地很近。每当夜幕降临,你就会看到成百上千的外国游客倾巢而出,一手拿着啤酒,一手举着土耳其烤肉夹饼,抽着***去,寻觅着各种身材、尺码、和性别的性工作者(毕竟大家需求不同);警察在一旁虎视眈眈,确保站街的性工作者里没有未成年人。

那么在这些性工作者眼里,有没有哪个国家的球迷比其他国家更受欢迎呢?一个国家球迷在床上的表现,跟该国国家队在场上的表现有关系吗?谁射中门框内的次数最多?

带着这些必须找到答案的问题,我选择了一个街上醉汉最多的时段,走访了里约的红灯区。

我先喝了点啤酒,壮了壮胆,然后开始问以上这些问题。

大部分人都觉得我是疯子,其中有个跨性别的性工作者(从男变女)把我叫了过来说:“你可以随便拍照!我演过22部***了,你上网搜 Fabiane Spears 就能搜到!依照我的个人经验,法国球迷射得最多。他们和英国人一样,很有礼貌。对我来说,投入比表现更重要。”

我们正聊着,站街女(男)也越聚越多,同意拍照的人也越来越多,但基本所有人都不愿意露脸。

“为什么?” 我问道。

“因为我是当妈妈的人了,” 一个26岁的性工作者告诉我。“我住在城郊的工业区,白天在一家商店工作,晚上进城站街。一般有狂欢节或世界杯这种大型活动的时候,站街能比平时赚更多。养孩子很花钱的。”

说罢,她掏出手机给我看她儿子们的照片:“外国佬给钱很慷慨,300美元一炮,比我在商店打工一星期赚得都多。”

“那哪个国家的球迷,你懂的,啪啪的最多?” 我问道。

“我喜欢意大利人,” 她回答道。

“那美国人呢?”

“美国人太担心自己JJ的尺寸大小了。不过我说的也是个基本情况,凡事都有个例。总得来说,还是得看人,来自哪里没那么重要,” 她解释道。“我自己也得快速做决定,看这个值不值得跟这个男的走。”

另外一个站街女告诉我,她之所以不愿意露脸,是因为她男朋友会吃醋。

“我喜欢德国人,” 她说。“瑞士人也不错。”

“那你们本地的球迷呢?拉美的球迷?他们表现如何?” 我好奇地问。


所以你看:也许欧洲球队在球场上被揍得很惨,但他们的球迷却在场外射得很爽。“南美球迷都特不专情,今天找这个,明天找那个,” 她无奈地说。“德国人不一样。如果你跟个德国人做一次交易,他会变成回头客,会经常回来指定找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