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4-7-7 09:52:07 | 查看: 466 | 回复: 0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看了一晚上球,印象最深的不是比赛,而是球霸。罗本在那里跟队友唠叨着交代注意事项的样子,真像当年的“副主教练”郝海东。然后翻了下网络,发现梅西也成了球霸,在更衣室里,把所有队友都扒光了拍裸照,连阿圭罗都没放过。

毫无疑问,从“人”这个角度说,本届世界杯的确没有什么特色,尤其是以往内讧不断、个性突出的荷兰队。好歹罗本继承了前辈传统,成功上位球霸,至少有点话题。球霸这东西到底是好还是坏?没人说得清楚。这就跟演艺圈里著名的戏霸一样,有他们存在的戏,基本上质量可以得到保障。但有他们存在的戏,其他所有人都得记得自己是陪衬,所以,一部作品在同一个性别通常只能有一个主角。既然文体不分家,你完全可以将这一理论搬到足球场上—这样就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法国队的酒店不允许放肥皂,荷兰队的范佩西为什么被问起“活在罗本背后”就那么火大。

像陈道明这样的人之所以被称为戏霸,是因为他们对一部戏的作用实在关键。而像罗本这样的人被称为球霸,也是因为他们对球队的作用实在突出。上校说,把信交给加西亚;教练说,把球交给罗本和梅西。因为就算他们在自家禁区,你也会觉得球在他们脚下才更有希望。

但球霸毕竟不是球王,正如戏霸也不是公认的“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球霸与球王的最大区别在于“听话与否”。球王能够贯彻主教练的任何意图,并且将这种意图转化成想要的结果。但球霸则最多指挥跟自己关系好的那几个人,让他们为自己的意图服务。从昨天凌晨的比赛看,罗本站在空当要球都没几个人搭理他,梅西也一样,没有跟任何队友打出一个二过一配合。不过他能让所有人都脱剩一条短裤,“王霸之气”已经开始侧漏。

说起“王霸之气”,按照惯例再抖一个段子:几年前,黄晓明在拍《匹夫》时,留了一脸络腮胡子,自觉王霸之气十足。有一次他去跟人吃饭,抢着跑去刷卡结账,收银员是个大眼睛小姑娘。黄晓明刷完卡,用桌上的笔签完名,小姑娘一脸无辜地瞪着他,嗲嗲地说了一句:“爸比,给我……”黄晓明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造型很成功,小姑娘没认出来,忧的是这孩子居然喜欢大叔,还这么豪放……正得意着,小姑娘加重了语气:“把,笔,给,我!”

据说当年黄晓明听到这类段子很生气,但现在已经看开了很多,甚至也开始玩自黑。这样其实不错,所以我告诉他,可以模仿托蒂的《托蒂笑话集》,出一本《晓明笑话集》,结果他还是一本正经:我不喜欢意大利,我一直都喜欢巴西。


所以,有没有球霸没关系,别再咒我们大荷兰了,行不?太认真,就容易生气,尤其是荷兰球迷。不光是这届世界杯,其实这三十年来每次世界杯,中国的荷兰球迷都应该很生气。因为不知是哪家无良媒体开了个坏头儿,把我们大荷兰称呼为“飞翔的荷兰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Flying Dutchman!这头衔最早起源于中世纪的一个诅咒,说的是一个船长把灵魂卖给了魔鬼,结果被诅咒他的船永远航行在风暴中不能到达岸边。这事儿在《加勒比海盗》系列中也有体现,就是戴维·琼斯那条受了诅咒的鬼盗船。既然三十年来荷兰队一直被咒成“飞翔的荷兰人”,到不了终点,怎么能夺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