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迷社区
乐迷社区 群组 科技 智能硬件 【今日连载】你最难忘的看病经历是什么? ...

[问题求助] 【今日连载】你最难忘的看病经历是什么?

[复制链接]
阅读: 1342|评论: 6
0乐迷已签到
签到
发表于 2014-12-30 14:19:12

* a( g6 f3 m" C9 b! w+ V* l+ y* \) ^4 e% f! ]
1 K3 v+ k- r; F3 c# I$ Y/ J
生老病死,一辈子总会与***打交道,你去看病遇到过哪些感动的,愤愤的,引人思考的事呢?/ ]9 s" d5 n+ z: ?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4:40:16
大三一个好朋友(女性)颈部长了一个包,也不疼,让我陪她去***检查,医生说要穿刺取样做病理检查,让我们去找某位医生,问什么时候能做,告诉了我们医生现在在哪个楼哪个屋,然后我们就去了,到了一个大门,说是只能女孩子进,让我在外面等着,然后门外面好多人都看我,当时很纳闷,为什么她们都看我,抬头一看上边写着人流病房,当时那个心情你能理解吗?然后从旁边电梯里出来一大妈扶着另一个妹子出来,看我的眼神能把我杀了。我一下子都蒙了。等我朋友从里面出来还没缓过神。。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4:19:25
爹妈为了生二胎,让年幼的我装扮成痴呆儿童去***检查这种事我会乱说?!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4:19:39
脚气引起的网状淋巴结发炎,右边小腿肿了,刚开始不知道是什么病,奔波数百里去一个很好的***求医! A: k8 q% X4 T# c) G$ F: C
医生看到我撸开裤子的患病小腿惊呼“你们怎么不早来!这小孩的腿都肿成什么样子了!”
4 e- V' [6 _7 s然后医生看了我撸开的左边正常小腿又长舒一口气说“哦。。。这小孩本来腿就这么粗啊。。。”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4:20:19
第一次右脚脱臼,去***,一个中年医生一拉一推就给我接好了;
, K/ w# w% _" N/ [) i几天后,我作死的下了床,又脱臼,去***,中年医生一拉一推又给我接好了;3 u' i/ v# [1 K. L  u+ C1 p5 ]8 k
几年后,我左手骨折,去***,还是那个中年医生,他认出了我,然后把我的手给接好了,并且表达了希望我几天以后能够不要重新骨折的愿望,估计我是他碰到的第一个如此作死的病人;
% h2 e( s7 l( ?9 D: U1 q- {$ M几年后,我左脚骨折,去另一家新开的骨科***,碰到了院长,就是当年的那个中年医生,多年不见,再次相逢,唏嘘不已。3 R7 E  N6 L1 D. i7 q* ^
那个时候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几年下来他努力打拼成为了院长,而我只是断的部位换了而已。# ]0 y) E" J/ ^* h* G3 f% k
下次去断的一定是右手,恩。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4:21:06
这是一次难忘的就诊经历。) l! V: v! ?4 j* K' S+ d

' |7 {9 Q' U3 }: j7 k因为就在那天,我的菊花,被医生爆了。% f! z8 p2 ^% p

3 T+ j3 v$ @- z' F$ z; E0 R时间要追溯到2009年。  j7 c2 ?3 d4 [8 E9 d" Q( i0 @& {$ j- @

+ h( c) ~# u( i那年的春天,菊花便开始隐隐作痒,起先还以为是春季到来没有打虫,于是也就吃了打虫药,顺便挠挠,没有太在意。8 w$ @- ~: |/ p/ [* `4 `
5 q, L" E$ n& L( a. Z! R/ `, }# B
可是当夏天来临,我惊奇的发现,花心竟然带有血迹!2 p# y2 j4 N# \! `( k! S

# Y! k' G  b+ B: C0 v7 N我心想,好歹我还是个有文化的人,男人是不会来姨妈的。于是,我要自行诊断这一异常状况。# {# v! ?8 D( T$ f
5 t# I) n; P4 L; f& L" r
对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诊断的,这就是痔疮。只是这个痔疮潜伏时间和生成周期有一点长。/ F7 f0 Y  E* c0 _# J) }/ p

. X) R5 e1 ~; j# i0 t" Y和所有的菊花一样,我这朵菊花,终于在秋天,按捺不住,盛开了。& j: w& p! y4 \  s  k5 w
) P* W4 Y  k) B8 q
摸了摸,如黄豆般大小。8 E) l1 P! h) f3 b5 I6 G" I
外痔…& z$ g" U+ A7 }3 t
我长叹了一口气。' k2 z- h9 h7 v9 r2 `6 z7 f
闭上眼睛,静静呼吸,你就能深深的感到它在你那里,不喜,不悲。
8 o, D2 }: s8 Z) x* D6 B5 O0 L5 \9 p4 |6 Y9 l0 H! n7 O$ \
我想看看它,可是我看不到,于是我抬起了双腿,压在双肩上,再用那只陪伴了三年的金立翻盖手机,咔嚓拍下了它的模样。9 n3 \3 s- b6 K9 k
8 ~4 J% p2 p7 J# c% d
想不到,竟是如此的面目狰狞,好似在裂开嘴嘲笑我——叫你天天吃火锅!叫你天天吃干锅!叫你天天坐着不动!叫你作息没规律!叫你上厕所还玩实况足球!
% d: k' b  ^9 C; b; O9 @0 F4 k, Y! N/ O2 y$ b
于是为了告诫并提醒自己,我将这照片设为了手机壁纸。
' \3 P; i/ ~5 K4 e- z  |+ [
7 y/ m& p5 v0 A; `/ [$ f  l3 ?不幸的是,第二天,这手机就掉了。我很疑惑,捡着这手机的人,还能用得下去吗?7 j2 l, C7 q9 k8 W& C' ]! C# g: N
$ k4 l$ U! u. i/ R
这是我第一次掉东西,于是,更加的增强了我对这一整场事件的难忘程度。
4 m6 I# K% ]& `1 v9 `  Y5 G( @2 r" M0 p& w/ U
爱与恨,痛与痒,相互交织折磨我。( j8 V5 i* h) a# t6 [' y* E

* v9 L4 [: _0 `, k我有些个医生朋友,我咨询过他们。他们叫我接着吃喝坐,以毒攻毒总是比较好的选择。
) ]  g) B, U* g5 @1 j6 M2 g) R) m. D
屁,当然不可能。
% a" g) R- p+ s. Q
( Q' \4 K' W" e3 w) u  j0 H3 P; S于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我最终回了老家,去县中***,挂了号。5 C' o3 T" j8 e' X4 j" D
& ~( I- y7 a3 `9 Z0 Q
嗯,刚刚晚餐时间到了。吃饱了饭,估计下面文风会变,我们继续。) {) U& u( B4 S5 l. ]: {+ h. P
- b. e; D) x/ I$ c
挂了个号,肛肠科,推门而入,一个男性医生正在伏案写着什么。9 Y: X, q9 o! K% H/ v* o! S
1 m' A4 i& Z, K$ {
“你哪里不舒服啊?”那个面相酷似蒙古汉子的络腮胡医生抬头问我。3 c5 j) N# Q- k1 A" K

3 U2 W* a) z: X# w3 R3 Y其实很多人都会吐槽医生这句惯用开场白,尼玛我知道哪里不舒服我还来***干嘛!9 {1 t3 E4 T/ `7 y  W8 k

" X; h9 g  b% `& B0 ]( _" x不过我正好是知道我哪里不舒服的。
9 ]  X" p) C$ q5 t6 b/ H$ y* J$ t* I3 ?7 y
“我勾子痒,自己摸了下,应该是外痔。”我说道。
; d, Y, Q4 X) a) r: Z) M# y% J, M- @: X* y' K
“哦…”络腮胡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道:“来,到里屋来。”9 R& l3 y, @9 R9 T

$ J/ k: f0 _+ R  ]8 M我随络腮胡进了里屋,屋里的布置类似手术台,我心诧:莫非马上当场就要进行手术?
8 Y$ o. m% d2 g6 M  b
# M* S+ K/ Q0 t4 T3 f7 v7 F“裤子脱掉!”络腮胡大喝命令我。
9 h* F8 ?2 X1 g8 N3 ~; e4 i6 ]* I“哦…”于是我脱掉了裤子,看着络腮胡。4 j# @' j4 S3 A% Y: D0 b* `6 s
“你干嘛?”/ X& @0 }$ n1 y1 P8 L9 j
“你不是要我脱掉裤子吗?”2 d( ^# s; G! @. h+ @/ L
这时候,络腮胡忽然笑了,笑得和菊花一样狰狞:“小伙子,你倒是躺到床上去啊!你脱掉裤子站着看着我干嘛?”
/ {, N/ y+ \6 [
% e$ X* I! O2 b$ }0 b于是我躺上了那张类似手术台的床,看着络腮,等待络腮胡下一步指示。8 ?- N6 X. I: {# f8 u5 F) K

/ r; m" F6 m& X0 e( {“侧身,屁股对着我。”络腮也许是认识到了刚刚自己的话语有一点重,于是语气大变,温柔的说道。$ a* C* o- E( _+ k  c' S  \& Z

! w) p2 M2 v  F1 w7 q' W) |转身的同时,我瞄了一眼络腮,看见他正在带手套,一种类似于吃绝味鸭脖时,用的那种一次性白色塑料手套。# }8 S, s2 O5 A8 V

8 N( j  I8 H: j/ j9 Q+ P“屁股掰开。”# F6 V( k$ k) e# c, K

  C1 e, L; S9 v& f  x5 v我心想检查开始了,也许是他不好意思掰我勾子吧,所以叫我自己掰。于是我很配合的掰开了我两瓣屁股的其中一瓣。0 h. i+ g; V  ]; j" J: S3 p7 T

7 o: E. Z  d. \& s) M0 u! A' x7 M然后络腮开始往我菊花上涂抹什么东西,我当时还单纯地觉得是消炎止痒膏。
1 S7 a& J5 A; c9 Y* B1 H. |
5 z; D) I, C# i1 q6 z6 n就在这时,对,就在我还在享受这股消炎止痒膏到来的清爽快感的时候…
2 h# U4 X0 t& P% _& l  J
2 ^& p1 i8 Z( A+ T“唰!”8 s7 I% N4 X8 `9 a  t

: s3 Z7 X* E/ C" [5 s“噗!”% h5 f4 x$ Z' L; K: c

6 ^. L4 ]) }3 [5 R6 t一根手指,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深深的插进了我的菊花。
6 _: K: t2 v& G5 J5 |# l/ F
7 Z- W2 E4 t/ H( [% C2 p% o我没有一丝丝防备,他也没有一点点顾虑。7 K/ q9 l9 {1 j9 A  Z2 Q

9 e. y+ j: |' o! @) P我两眼一黑,冷汗迸出,玛德,脑海里自己的声音不断回旋:老子菊花被人爆了!
+ w1 j; C$ L, x# s& ]7 z; K0 n5 X) Y% n/ u1 ^2 C
然后就是那股直捣你心脏,直捣你胃的感觉,随着络腮不断搅动的手指不断搅动。
7 b- e; b# o6 X1 ?, ^5 d" c
6 I7 f( S7 d; }* k, p他在转动,他在挖,他在左右试探。
! I2 v! K2 i$ v1 L& U9 C4 M) `' J; F2 ]
整个过程大概不超过10秒,可是对我来说,仿佛过了十个钟头。5 {  ]- u! I6 |( v' {4 t( r7 m
0 n( @* n3 c# u
“啵”的一声…络腮说道:“好了,是外痔。”
% T1 a; S4 x! `4 Y. B5 e
, e+ S  H% @# ^( _/ G这根手指,就这样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的消失,从我的世界里,没有音讯,剩下的只是回忆。
' @# G& p( J  c# ^* y5 I! c3 c1 ?- z7 ]9 d
我说我都告诉你是外痔了你干嘛还要戳我菊花?6 i4 J$ N1 L# R- F
) a) g# G, h% k, F- A! S! E
络腮一边扯掉吃鸭脖子的手套一边解释道,为了确定一下。
* T7 V: p& W5 l8 a
1 o' i5 a3 V& w我说那你戳我的时候好歹事先高亮预警一下啊!
1 b; i& Z0 m# d% E& D" v* O1 F0 r3 |
络腮说那不行,那样你的菊花会抗拒我的。
, F( H8 ]/ n2 M0 J! S8 L
* h  j9 k6 ^- \( J然后就告诉我要进行手术,切掉,然后住院。我说医生我还没有动过手术,可以容我回去考虑考虑吗?7 G8 J, s( }+ u8 R
" Y9 j: y( y9 I: `" D
于是这一场就诊也就以我被爆菊落下帷幕。让我感到非常恼火的是,我的心,我的胃,仿佛被什么东西顶住了,很难受,很压抑,很不舒服。
% B3 E( j1 B, `/ G# A1 P% r/ q. g+ ?9 i  X9 X7 T8 T/ _. U
这一感觉,几乎三四天后才慢慢消散。; v( b  c4 e) ?3 ~8 n) k( _

' d. ~& t0 |# z5 t: _$ p  b6 n只是后来,我也没有做手术,因为我那出生于杏林世家的娘得知这事后,迅速将马应龙介绍给了我。
& h6 M$ X/ f$ ^# i( _1 E! F
5 X1 Y" e4 G* |是马应龙,不是马如龙。  Z' [3 S! R1 m+ p; U- `, {
1 V4 O' K9 {& h9 C* d
在马应龙的帮助下,那颗黄豆,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 O0 a2 J7 U8 q; V! o  p, v3 z
: m* d- R# b5 H
那时我真想唱一句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 q/ r% D, r+ ^9 f8 ]
" C) U& R+ o9 d2 W5 N* H; w$ }- E" c感谢马应龙大哥!让我的菊花重生!6 h; e- _% c! m$ v  W

: x% }; J: J/ T4 S$ x" l也托络腮胡的福,五年来,我再也没有吃过绝味鸭脖。
发表于 2014-12-30 17:09:42
居然看完了。。。
快速回复回复请遵守乐迷规范
智能硬件

成员:38075

话题:8310

加入